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可以的话叫我苏醒就好啦!

红糖冰粉.

周瑜没想到堂堂太子殿下竟然顶着炎炎烈日偷遛出皇宫来找他,还是以翻墙这样不雅的方式的造访。

听见墙头树梢后那几声“公瑾”时,周瑜还以为是自己热出幻觉了。

他本是独自坐在树下石凳上看书,院子里茂盛的橘树为他为投下一片阴凉,但到底是盛夏时节,周瑜坐着不动,没一会儿也热的额上见汗。

“公瑾——”

那声音又大了几分,周瑜还是觉得不可置信,但少年心性又有几分雀跃欢喜,他站起身走到墙边,仰起脸,瞧见孙策小心翼翼的将半个身子倚在一截探出墙头的枝干上,透过树叶的缝隙露出脸来,对周瑜一笑。

于是周瑜也弯起嘴角,他此时自然猜出孙策定是来找他玩儿的,也不明知故问了,只对孙策伸出手臂,“殿下,快下来吧。小心被人瞧见,还以为是什么江洋大盗。”

“江洋大盗听说周家有一块儿传世美玉,自然要来瞧瞧,看看价值几何。”孙策对周瑜促狭地眨眨眼,他俯下身,将自己的手伸了下去。

离得近了,周瑜才瞧见孙策额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孙策手臂一动,那颗汗珠便如离弦之箭般砸落,恰好砸在周瑜袖口,让周瑜几乎觉得自己听见了‘啪’的一声。

伸出的手原本是五指张开,却忽然发现手里被递了只冰冰凉的瓷碗,周瑜连忙合拢手指将瓷碗端好了,沁人心脾的凉意叫人神清气爽。周瑜端好了碗,发现这只碗还挺沉,他缓缓收回手,鼻尖嗅到糖水的甜味儿。

“公瑾,你往旁边让让。”瓷碗交出去,便没了’累赘’,孙策身手矫健地攀着树枝爬进墙,居高临下瞧着周瑜正往后退,这小少爷大抵是没想到太子殿下不仅来爬他家的墙,还端了碗红糖冰粉,退后的动作有些大,瓷碗里的红糖水晃的孙策心里一惊,连忙嘱咐,“公瑾你慢点!撒了多可惜!”

一边说着一边松了手,身手矫健地往下一跳,便稳稳当当落在周瑜身旁。孙策实在珍惜自己端了一路又端着爬墙的冰粉,从周瑜手中拿过浅褐瓷碗,一手端着,一手将石桌上的书册叠成一摞,腾出地儿来放自己的冰粉。

尊贵的太子殿下这才松了一口气,随手抹了把头发,笑着要去搭周瑜的肩膀,手伸了一半想起自己满手湿汗,真敢伸爪子搭肩怕是要被爱干净的友人一个过肩摔扔地上,只好又收了手,在自己裤子上擦擦,笑意不减的转移话题:“来,坐。我在路上买的,卖吃食的阿婆看我风度翩翩一表人才,还给多加了半勺糖呢!”

这似乎比骑射课上大出风头更令孙策高兴,他拉着周瑜在两个石凳上坐下,不知从哪儿摸出个小纸包,两三下撕开拿出里面的小木勺递给周瑜,“公瑾,你尝尝。”

笑得比天下的太阳还要灿烂,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叫人忍不住和他一起大笑的快活气息。

……以及一身汗味儿。

周瑜才不会推辞,他拿着勺子吃冰凉清爽的甜味小吃,炎夏里吃这个可太爽快了,而且,这可是孙策带来的。

孙策带来的街边小吃和府里厨子精心制造的美食哪个更好呢?

“一会儿我带你去洗洗,你这衣裳都湿透了。”周瑜的勺子戳进孙策嘴里,孙策幸福地眯起眼感受冰凉的糖水抚慰自己燥热的身心,不带嚼的直接吞了一口冰粉。

“然后穿你的衣裳回去,被我爹发现了,我们一起挨训。”孙策坏心眼地咬着勺子不放,说话含含糊糊。周瑜听清了后忍不住瞪他一眼,抽了抽手,没抽动,于是直接松手,端起碗痛快地喝了一大口。

“唔——”

“我喝完了,你就继续吃你的勺子吧,孙策殿下。”

评论(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