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别闹,我的主公。”
“偏闹,我的周郎。”


以上两句出自斋老师的《留情》番外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头像是神仙酒老师的策瑜情头的策哥

我又来拖后腿啦

琅然喻乔:

打卡!中秋见

枕幕席:

——“那是旅途归处,家的方向。”

 
——“我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人,我想相信你信仰的东西。”

 
——“那魔物……” “是我性命的一部分。”

 
——“听说你喜欢我,是这样的吗。”

 

 

 提灯系列中秋24h——二宣

 

 一切感情置于死地,复苏成爱。

有一些破碎,另一些不朽。

 

谁在因果之外,谁困仇恨之中。

全剧终,灾厄死于爱与温柔。

 
我穿越百年时光一人奔来,拥你入怀。

 
我将情意藏入明月之中,千丝万缕,全赠予你。

 从此——山河共与。

 

 

 

中秋佳节,24位老师邀您共同,提灯赏月圆。

 请关注LOFTER tag 提灯系列中秋24h

 
STAFF:

策划: @枕幕席

美工: @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

题字: @大唧唧仙女!!!

文案: @巫山云雨。   @枕幕席

 

活动参与名单:(均为lofter id)

00:00【字】 @璇瑾

01:30【字】 @岑昒

03:00【字】 @既白233

04:00【画】 @过刚易折。

05:00【字】 @饮途

06:00【文】 @-忘穌-

07:00【画】 @垚境w

08:00【字】 @今天的皓月也有点丧

09:00【画】 @袋装花生米

10:00【文】 @应如是.

11:00【字】 @苏淮

12:00【字】 @长风如许

13:00【画】 @十秋月

14:00【画】 @苏林易购

15:00【文】 @旌旗蔽空

16:00【文】 @琅然喻乔

17:00【字】 @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

18:00【文】 @巫山云雨。

19:00【画】 @丹忱

20:00【字】  @乔礼然

21:00【画】 @吸熊猫会上瘾

22:00【字】 @汐落

23:00【文】 @叶泠鸢

 

 

特别感谢:@胡桃桃子@一片叶梓 @齊迹

 

 

 

 

 

【处暑-12:00】人间夏.

对不起没能按时发呜呜呜*



 


 甜甜的奶香味弥漫开来,热气蒸腾,团团乳白薄雾如云朵一般,引得摩诃扑腾着翅膀去啄,迦楼罗小小一只绒羽鹅黄的鸟崽蜷在凤凰掌心喝奶,黑豆似的圆眼睛巴巴望着兄长。


  凤凰用手掌托着迦楼罗,另一只手捏着勺子,里面盛着温热牛奶,已经被鸟崽啄饮了大半。


  “别急。”凤凰怜爱地用指腹揉了揉迦楼罗的脑袋,温和似水的眼追着次子羡慕不已的视线,看向翅羽稚嫩,却已经可以颤巍巍飞起的长子,“很快你也能像摩诃一样……”


  孔雀骄傲地穿过奶香味儿的薄雾,它个子不比兄弟大多少,尾羽却已经颇具规模,虽然一身毛还灰扑扑的,在飞起来时,长长尾羽轻软的飘在空中,也有模有样,肖似凤凰。


  迦楼罗喝饱了,亲昵地蹭了蹭凤凰的食指,跌跌撞撞地张开翅膀,追着半空中的兄长扑腾起来,张开嫩喙啾啾叫。


  凤凰摊开掌心,托着扑腾的次子去追长子,看着兄弟俩啾啾叫着说些奶气的话,温柔地笑起来。


  小鸟崽们温热的身体和奶声奶气的啾鸣是真实的,凤凰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幸福也是真实的,人界很好,左邻右舍各有各的悲欢,他们坐落其中,仿佛那些有关于无色天的晦暗阴影也是简单的悲欢,与隔壁邻居家的夫妻和岳父岳母吵架没什么不同。


  到底是幼崽,精力有限,玩闹一会儿后,摩诃便落在了凤凰肩上,依恋地蹭着凤凰的脸颊,迦楼罗则已经一头栽倒在母亲的手心。


  凤凰将两个孩子放在枕头上,俯下身亲吻它们毛绒绒的脑袋,然后拿起手帕盖住小鸟崽滚圆的肚皮。


  此时正是傍晚七点,阳光却依旧热烈,凤凰轻轻关上房门,去阳台上浇了自己的花。


  说是花,其实一眼看去全是葱绿,一个花骨朵都没有,凤凰也不知道这些植物的品种,它们全是这座房子的上一任主人留下的,周晖买下房子后,曾经想清空阳台让凤凰自己选新的植物打理,但凤凰却认为没必要,留下了这些长势喜人的绿植,翻了些相关书籍,按时给它们浇水施肥。


  阳台上的护栏被绿植挡的严严实实,凤凰作为新主人,对它们十分纵容,于是不知品种的绿植便放开了生长,顺着墙壁攀爬,茂盛的枝叶垂下一大片,倒似个自然的遮阳伞,周晖在垂下的枝叶下放了个摇椅,凤凰有时会坐在摇椅上吹着风午睡。


  但此时都已是傍晚,凤凰坐下后自然不是想午睡。


  家里有周晖的符咒,不用担心被人类忽然闯入,凤凰便也懒得施法术遮掩样貌,穿着普通的居家睡衣,披散下墨色长发,就这么顶着被评入天道十大美景的一张脸施施然坐在阳台上,望着窗外看起来还并不打算西下的夕阳,神情平淡,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总是这样。


  陪着孩子们玩闹时的凤凰是最温柔的,神情最生动的,他会因为迦楼罗的滚脏了绒毛而皱眉,会在摩诃第一次飞起时而微笑,更多时候,凤凰只是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孩子,眼里的温情像被日光晒暖的泉水。


  但孩子们不在时,凤凰便像是套上了一层冰冷的外壳,他没有太多表情,眉宇间似乎拢着淡淡的愁绪,细看又是无懈可击的漠然。


  很多人爱慕凤凰的容颜,又因为凤凰的不详而不敢靠近,他们远远观赏凤凰的美丽,说那是冰雪一般的美人,远看洁白无瑕,近了却会被冻伤。


  凤凰从前并不在意这些看法,他在乎的事物太少了,但和周晖带着孩子们来了人间后,倒是反思起自己来。


  他爱自己的孩子,所以愿意对孩子们展露笑颜,那么,他爱周晖吗?


  察觉到释迦的欺骗后,凤凰便不太明白什么是爱了,他做不到再想曾经那样将真心毫无保留地献上,他犹豫起来,找不到答案。


  在一次于午睡中感受到周晖落在自己额上的轻吻时,凤凰睁开了眼,他看着因为偷吻吵醒了自己、而显得有些紧张无措的男人,不知不觉间便勾起唇微微笑了,睫羽颤动着,掩住美丽的眼睛里一闪而逝的羞赧。


  我爱周晖吗?


  人间八月的夜风是暖的,被阳光染成金色,穿过凤凰修长的五指间。


  门锁被拧开的脆响。


  凤凰回过头,对推门而入的周晖竖起食指,抵在自己唇边,示意他小声些。


  周晖背着一只手,不知拿了什么。他看见了凤凰的动作,微微一愣,然后很快地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带上门,走到阳台前。


  夕阳将落,泼洒的余晖染红了云,凤凰端详着天边的景色,觉得那片金红有些像自己尾羽的颜色。


  手心一暖,是周晖握住了他的手。


 凤凰低下头,周晖正像他们初见时那样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仍然背在身后,他难得有些迷茫的看着周晖,只见这男人笑着提起前几天的事:“我错了,殿下,我不该把摩诃绑在拖把杆上用他的尾羽拖地。”


  凤凰:“………”


  凤凰瞪了他一眼,眼里尽是谴责。


  周晖握住凤凰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笑容扩大几分,“我也不该扔飞盘让迦楼罗捡回来。”


  想起来就生气,好好的金翅大鹏,好好的儿子,这人养的跟狗似的!


  “最不该惹殿下生气。”周晖用侧脸蹭了一下凤凰的手背,语气不大正经,说的都是流氓话,却出乎意料的温柔,充满爱意的凝望着凤凰的双眼,“今天在路上遇见一队婚车,新娘把捧花扔出来,我正好接到了。”


  “人类会送花表达爱意,血海生物没有这个习惯,我觉得,人类这个送花的习惯还不错。”


  周晖终于将一只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红橙白粉的郁金香用丝带扎的漂亮,花瓣娇艳欲滴,没有丝毫日晒后奄奄一息的感觉。


  凤凰怔住了,周晖就带着他的手,与他一起握住那捧郁金香。


  “原谅我吧,殿下。”


  周晖仰起脸,血海大魔在地狱道无尽无休的杀戮里练出的出色视觉敏锐地捕捉到凤凰微红的耳根,他心里一动,坏笑着站起身,环住凤凰的腰搂进怀里。


  “这束花送给殿下,送给我最爱的凤凰。”

  

  


  

策瑜|百日脑梗Day:36

本来该是20号发的…对不起我一直以为我是26,嘤嘤嘤 *




  “嘘。”


  囚牢外走廊的灯忽然亮起,电流声滋滋响起片刻,刺眼的白色灯光熄了一半,只留下一道昏暗的光线投向牢门外。


  没有脚步声,站在牢门外的长发男子穿着不该在夏季出现的风衣,俊美的容貌异常陌生。


  从木板床上翻身而起的孙策停在了牢门内,他接近了陌生男子,然后没有动,也动不了,他被完全压制在对方的领域,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长发男子竖起食指抵在自己唇边,很奇怪的,孙策对这个来历不明还突然靠近自己的陌生人提不起丝毫敌意。


  长发男子微微一笑,他垂眼看向少年的眼神十分温柔,除了温柔,还有掩藏不住的爱意与悲伤。他已经很虚弱了,脸颊呈现出冰雪一般的白,没有丝毫血色,连嘴唇都是青紫的。


  “我不会伤害你…”周瑜喃喃道,其实他已经不太看得清孙策的眉眼了,被时空排斥的严重后果姗姗而来,像是有一把看不见铁锤重重捶击他的后背,在少年诧异的视线里,周瑜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唇齿间溢出了血。


  “……我是来、找你的。”周瑜不知道自己还能停留多久,他伸出手,抚上孙策的面庞,后者被定住的身体打了个寒战,而周瑜已经顾不上这些细节,他说话时嘴唇张合,吐出更多的血,甚至还有残破的内脏碎片,“孙策,你明天一定要离开这里,别再等下去了,明天是唯一的机会,李儒的实验要开始了,你会……”


  你会被他们改造成…战场上的绞肉机……你会后悔的,你杀了香儿…


  周瑜说不出话了,他的睫羽湿透了,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淌,无声地落泪。


  然后,我会杀了你。


  孙策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又忽然哭泣的男人,其实他根本没听清周瑜说了什么,他甚至根本听不懂周瑜的语言。


  但是……对方抚在他脸上的手比冰块还冷,孙策体会到了眼前人的悲伤。


  太奇怪了,为什么你要哭。


  谁让你难过了吗?


  周瑜眼前一黑,耳朵里嗡嗡作响,他彻底失去了视觉和听觉,声带也像是被无形的刀子割断了,痛苦达到这种程度已经不能算是痛苦了,这是被延长的死亡。


  ……


  我这么爱你。


  朦胧中似乎回到了最黑暗的那场雨里,爱人猩红的眼里再也映不出自己的影子,他们刀剑相向。


  我这么爱你…所以我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来赌这一次。


  周瑜摸索着,隔着囚牢吻住孙策的嘴唇。


  请你相信我——我的爱人。你曾经死在我的怀里,如今我也要死在你的面前,这不会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这将是新的开始。


  我在未来等你。


  孙策连呼吸都停止了一瞬,他下意识眨了眨眼。


  然后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陌生男人不见了,他咳出的血也不见了,走廊的灯闪烁两下,彻底熄灭。


  孙策已经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但他还是木桩子似的立在牢门口。


  那个人……好冷。


  就连眼泪和血液都是冰冷的。


  


  

  

来啦

老寒腿:

冲鸭

高产卫星:


提灯吞破残暑,夏末荷香不死

浓云转淡,秋风薄凉,天地始肃

最是养生时节

 

飞鸟逐前侣,夕岚无处所

小山枝秋发,瓷盏盛青茶

风过荷婷婷,金销藕叶希

放河灯一盏,夜里欢月寒

魇梦无处寻他,醒来莫忘归家

琴音深处,烟卷云舒

蓦然回首,原来已是飞渡千山

 

-staff- 


策划: @高产卫星 

美工: @琴阿宋 

 

 

6:00   @欢月无疆 

7:00   @夜里开车去看海。 

8:00   @飞鸟合鸟子🕊 

9:00    @高产卫星 

10:00  @Chihiro  

11:00  @希语qwq 

12:00  @应如是. 

14:00  @祝颜岚 

15:00  @门文草青 

16:00  @莫筱紫🍡珍珠奶茶不加冰 

17:00  @-BRANCH- 

18:00  @老寒腿 

19:00  @邶风 

20:00  @岩浆太可了 

21:00  @看我干嘛,看吞海啊! 

22:00  @乱云飞渡 

23:00  @🚬1000% 

 


 

8月23淮上处暑养生24时,敬请期待!


翻官博评论有感

 

  藕哥的泥塑粉有点过分了吧(。


  没错,电影里藕哥的确是少年体型冷白皮,长手长脚,脸超好看,美人尖绝了


  但是,同人太太画的成年体型,有肌肉被骂说我们藕哪里这么壮,肤色深被骂我们藕哪里这么黑


  我缓缓打出问号……泥塑到这种地步有点过分了吧





  于是奇怪的脑洞诞生了(。


  知名摇滚歌手藕,这天在微博上搜自己的同人,看到一张帅气十足狂野性感的同人图,大喜过望,拿小号点了赞,美滋滋翻评论看粉丝夸自己


  没想到


  评论里:“干嘛把我们哥哥画的这么黑!我们哥哥明明是白皮!你是黑粉吧!”


  藕哥:?(低头看了看自己健康的小麦色肌肤)


  “这是什么肌肉壮汉!不打tag都不知道是谁!抱走藕霸,我们不认这个ooc图!”


  藕哥:???(掀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八块腹肌)


  “太ooc了,我们藕明明是红莲美人!这画的像朵营养过剩的黑莲花!”


  藕哥:?????(冲去卫生间照镜子,看着镜子里肤色健康,胎记嚣张,五官精致,气场强大,身材完美的帅哥)


  藕哥拿起了手机


  “敖丙!我的粉丝对我误解太大了,我该怎么扭转他们的印象啊?!下次演唱会我表演个胸口碎大石行吗???”


  

玩梗罢辽.

  


  赤壁前夕,郭嘉为了打探敌情,过江混入建业,提前联络了一个知根知底的建业人,以旅游的名义让这人给自己介绍建业旅游项目


  郭嘉:emmm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特色项目?


  我:有有有!我带你去看孙权主公射虎!


  郭嘉:??(这孙权还挺野)不太安全吧?换一个!


  我:ummm那我带你去看孙策主公亲周瑜将军!(解释了一番如何混进吴侯府,运气好的话正好能赶上策瑜秀恩爱)


  郭嘉:???这并不安全啊!听说曹魏要打过来了,万一被当作奸细杀了怎么办!(而且我为什么要看孙策亲周瑜!)


  我(遗憾):那好吧,那你再多给我一点钱,我带你去看四大都督放火吧!


  郭嘉:???????

看过养生瑜,也脑一下养生策


  



  曾经也狂放不羁半夜嚯冰啤酒的策哥,在一次意外后,痛改前非,成为了养生boy


  意外是这样的:中二少年策半夜嚯冰啤酒,被年幼起夜的权权看在眼里,权权:大哥好酷哦!!


  遂变成模仿犯,也不知道那是还是小学生的权权是怎么买到冰啤酒的,总之他也半夜嚯了酒,第二天就进医院了


  策哥作为弟弟妹妹们的榜样,从此再也不敢中二,每天带领弟弟妹妹们早晚喝牛奶,保温杯里泡枸杞,再后来坚爹去世,策哥还要早起给弟妹们做早饭,再送去上学,彻底改变作息


  大学时期,已经变成了:


  “孙策?那个六点起床还在操场晨练跑步的帅哥?”


  策哥寝室太史慈吕范虞翻,三个人的早餐都靠策哥带了




  瑜哥,小时候身体不太好,被禁止吃垃圾食品,周家大哥管的很严,直到上大学前瑜哥连炸鸡都没吃过,他又长了一张高岭之花的脸,同学也不敢给他塞辣条什么的


  瑜哥,惨


  于是上大学后瑜哥决定当一条叛逆的鱼!


  某次社团活动,集体点外卖,叛逆瑜选择了嚯冰阔落,吃炸鸡,娇养十几年的胃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瑜哥在角落里忍着,脸都白了


  策哥不经意间一看:……这怎么跟孙权喝了冰啤酒之后的脸色一样了?!


  策哥赶紧把瑜哥送去医院,瑜哥尴尬的要窒息,输液的时候很没精神,虚弱地靠在床头,对策哥道谢


  策哥一开始也觉得瑜哥是高岭之花,就是那种,关系好了可以一起在图书馆学习,一起布置展会现场,一起去咖啡厅喝下午茶,但不会一起去街头撸串喝酒的那种


  这次倒觉得高岭之花也会犯蠢,放在别人身上策哥大概会笑出来,但看着瑜哥脸色苍白还对自己微笑说谢谢的样子,策哥心想,啊,他好可爱


  就这么认识了





  在一起之后,策哥发现瑜哥也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瑜哥也会偶尔熬夜打游戏,第二天晚起不吃早饭,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穿睡衣不喜欢把扣子扣完,有时候偷懒不穿拖鞋


  买了各种不同口味的泡面(有钱人可以为所欲为),但不敢吃,怕又进医院(。


  给周家大哥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是乖乖瑜,放下电话冲策哥眨眼,还学会做鬼脸了,吐一下舌头


  但是策哥,一个会六点起床晨练的男人,是不会允许瑜哥熬夜的!别的地方可以叛逆,作息不行!


  日子久了,策哥练就一手五分钟裹瑜卷的绝技,一到晚上十一点,没收手机、抱起人、塞进被子里,一气呵成


  第二天会拉着瑜哥早起,瑜哥才不要,怎么办呢,拉着男朋友、啊不,是拉着老公戴着婚戒的手亲一口,然后小声哼哼我要吃豆沙包……


  色诱成功,就可以再睡一个小时,醒来还有豆沙包吃


  偶尔策哥也会翻车,遵循生物钟醒来后发现怀里有好看的睡颜瑜,想起床必须推开他,这谁舍得啊?只好继续睡,可恶


  或者是发现自己睡进瑜哥怀里,这谁能狠下心起床啊?没办法,继续睡吧


  意志力不坚定的人类就这么一辈子败在了狡猾的🐟手里





  



  

  

  

纯糖he脑洞,我别的没有,就脑洞最多


陈塘关小王子灵珠藕x自由小龙丙


小朋友青梅竹马从朋友到谈恋爱,最后得到双方家族支持,和和美美he

  “魔头!我与你势不两立!”敖丙快气晕了,哪吒美其名曰是和他一起回忆童年,实际上就是为了欺负他,那火尖枪…!又、又捅!


  哪吒仰面后倒躲过几道冰凌,捂着肚子忍笑:“小灵珠,这么多年了,你骂我怎么还是那一句?换个新鲜的来听听啊?嗯?”


  敖丙瞪大了漂亮的蓝眼睛,两弯细眉拧起,气的脸都红了,他哪里会骂人?想来想去也只记得一句魔头,他只知道其他人会骂哪吒妖怪,但他就是妖怪啊,总不能还把自己骂进去了吧?


  哪吒看敖丙气的抿紧嘴唇瞪自己的样子就觉得好玩,懒洋洋招手换来火尖枪,在手里一转,腕子上的乾坤圈闪闪发光,“要不要小爷教你?你就说……”


  敖丙现在是看见火尖枪就屁股疼,哪里还听的哪吒说风凉话,他恼怒地拎起武器,冲着哪吒狠狠砸过去,然后恶声骂道:“你这个…坏人!”


  人类骂人骂妖怪,妖怪骂人骂坏人。


  好像没什么毛病。





  哪吒:被骂硬了,操

  

  

昨天那个脑洞的后续,he


占个藕饼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