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别闹,我的主公。”
“偏闹,我的周郎。”


以上两句出自斋老师的《留情》番外!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头像是神仙酒老师的策瑜情头之帅策!

Q:吃过最腻人的狗粮是哪一份?

abo生子预警*




柯基的梦想:


  由于我还是一个单身狗,所以我要说的是我哥和我嫂子的故事。


  我哥是Alpha,今年31,某公司总裁,挺有名的,为了避免掉🦄️,我不多说,总之我哥是人设十分完美,一字不改就能扔言情小说里当霸道总裁冷霸道王爷霸道将军


  我嫂子,和我哥同年,虽然我叫嫂子,但其实他也是男性Alpha,我哥公司里的二把手,比我哥还有名,人设当然也更完美,但由于性格和我哥不同,我嫂子吧,其实更像古言小说里的翩翩公子男二

  

  起因是我嫂子怀孕了。众所周知AA怀孕的几率比BB还低,所以得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全家都很震惊。


  上面说了我嫂子的人设也十分完美,能力丝毫不下于我哥,让这么个完美的人回家怀孕带孩子,真的太浪费我嫂子的才华了。


  所以就连我爹和我妈都问过我嫂子,想不想要这个孩子,不想要就不要了,我们家除了我和我哥,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家里不缺人。


  至于我哥,是完完全全站在我嫂子那边的。我哥这人吧,一把年纪还跟小孩儿似的,占有欲特别强,不是Alpha那种强,更像是小孩子那种幼稚的占有欲,他特别不爽有人来跟他抢嫂子,哪怕这人是他和嫂子的孩子。


  但我嫂子最终还是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原因只有他本人和我哥知道。


  我认为我嫂子肚里那两个小家伙(没错是两个)恐怕是早早就感受到了自己不受欢迎,在我嫂子怀孕的十个月里根本不敢闹腾,所以一直到两个小的出生,嫂子都没受过什么苦。


  好了,铺垫结束,下面进入故事的高潮👇


  我哥和我嫂子都是带孩子新手,指望他们照顾两个细皮嫩肉的小婴儿不太现实(至今还记得我无所不能的大哥抱着孩子手足无措的样子,我能指着这个笑十年),于是两个小家伙就暂时有我妈带着。


  但我妈说,一时不会无所谓,总不能一辈子都不会,所以我哥和我嫂子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学着给孩子冲奶粉。


  这天,他们刚进厨房,开始烧热水。


  我和妹妹来凑热闹,躲在厨房门口看大哥和嫂子一边商量一边动手,好不容易把奶粉冲好了,嫂子让我哥试试温度,我哥……你们知道我哥干了什么吗?


  我哥,一个31岁的幼稚鬼,拿着奶瓶尝了一口后,皱着眉头说味道好像不对(我妹妹让我补充一句:大哥皱眉真的特别帅),然后不等嫂子反应过来,就特别用力的亲了嫂子一口……

  

  嘴对嘴……


  我嫂子都懵了(依旧是妹妹的补充:很少见嫂子这样的表情,超可爱的),愣愣地看着我哥,我哥特别得瑟,说:是不是味道不对?这个太甜了,是你喜欢的口味。


  要知道加奶粉的人正是我哥,也就是说我哥是早有预谋……


  嫂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转了下身,我和妹妹只能看见嫂子的耳朵好像红了。嫂子似乎是瞪了我哥一眼,我哥自然是不可能悔改的,凑在嫂子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悄悄话,然后,我哥和我嫂子,就你一口我一口的把那瓶奶喝完了……


  我和妹妹看得目瞪口呆,要说我哥和我嫂子的狗粮,我们吃的多了,但这一份真的格外腻人,看完就想谈恋爱的那种腻,气氛特别好。


  厨房暖黄色的灯光,空气里奶粉的甜香,客厅里小婴儿的咿咿呀呀,他们眼里只有彼此,嘴唇上还残留着接吻时相触的柔软。(这一段出自我笔友听说这件事后写的观后感)


  此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身边的人如果不是我妹妹,而是我暗恋的人该多好,这一瞬间我是真的鼓起了勇气,想对他说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妹妹的补充:我也是这样想的,为什么我身边的人是二哥你啊!唉)


  后续:气氛太甜蜜,我哥和我嫂子正柔情蜜意,我和妹妹也都看傻了。让我们四个人清醒过来的,是两个小家伙的哇哇大哭……


  没错,他们饿了。


  我妈连忙让我哥和我嫂子把冲好的奶粉拿出来,但是……但是吧…那杯加了料的奶粉已经被我哥和我嫂子喝完了鸭(⁎⁍̴̛ᴗ⁍̴̛⁎)

  

  我哥在厨房大喊再等一下,话音刚落,他儿子就很不给面子的,哭得更大声了。


  我和我妹妹从听见哭声就开始笑,我哥话音落了三秒后,我和我妹也很不给他面子的,笑得更大声了。


  我妈更不给面子,无情地点破了我哥耗费时间已久的事实,让他赶紧把奶粉拿出去。


  我猜我哥和嫂子那一瞬间的内心一定十分复杂,他们在母亲的急声催促,儿子的哇哇大哭,弟弟妹妹的放声大笑里,烧水兑着奶粉……


  实在是太好笑了!

  


  


  

  



一群策聚在一起的无脑kuso


正文是p5



倾家荡产换到策哥传说皮后,满怀敬畏地臣服在策哥比瑜哥大腿还粗的胳膊下






我们cp的体型差真的好好磕!想看策哥把瑜哥举起来!(你在想什么不可能的东西












以下大型ooc现场:




真三策瑜和策马策瑜,我们cp体型差的巅峰








真三策单手拎起策马策向真三瑜献宝:“公瑾你看,小猫咪。”








策马策张牙舞爪地挣扎,愤怒地挣脱开放水的真三策,又不幸落进真三瑜手里








真三瑜开始撸猫,策马策被真三瑜的美貌迷的神魂颠倒,做出每个策的本能反应:吃瑜豆腐








策马瑜超小只,敬畏地看着超大只的真三策








真三策也想吃瑜豆腐,但是策马瑜真的好小只,真三策觉得自己能把小只的策马瑜架在肩上,坐着都行,就跟带孩子一样(?








而且策马瑜看起来乖乖的,像小兔子,真三策要父爱爆棚了,试图和策马瑜握手








大手牵小手,更像父子俩了




















路过的三杀策瑜:那边怎么回事,看起来好像其乐融融一家人





























野外求生夜谈会.

1.

  郭嘉:“你们是没看见。”


  郭嘉:“周公瑾简直是仙女下凡。”


  郭嘉:“他那哪儿叫钻木取火,他那叫无中生火,只用吹一口仙气。”


  郭嘉:“火就噼里啪啦烧起来了。”





2.

  诸葛亮不禁有些担忧,他用大家都能听见的音量对周瑜低声说:“你怎么当着麻花的面用魔法?”


  周瑜:“………”优质许昌麻花郭奉孝,我觉得可以。

  



3.

  郭嘉:“你才是麻花。”





4.

  孙策亲亲热热地搂过周瑜的肩膀,把人往自己这边带,拉开周瑜和诸葛亮之间的距离,在火光中笑眯眯地说:“公瑾在玩火这方面天赋异禀,你们羡慕不来。


  但其实他也很羡慕。





5.

  孙策和周瑜初中做化学实验时,需要划火柴,孙策划断了两根,周瑜不仅一次成功,还烧掉了两个人的化学作业。


  真真天赋异禀,羡慕不来。





6.

  夜深了。


  但大家一个比一个精神,显然不可能现在就去睡。


  于是孙权提议:“我们来讲鬼故事吧。”





7.

  曹丕很给笔友面子:“好啊,我先来吧。”


  他清了清嗓子。


  其他人安静下来。


  曹丕:“孙仲谋,其实你是我爸和刘叔的儿子。”


  



8.

  孙策:“那诸葛亮和郭嘉就是仲谋的小妈?”




9.

  孙权:“……曹子桓开口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那不是真的。”


  孙权:“但你一开口,我就开始怀疑了。”


  孙权:“哥,原来你真的不是我亲哥。”


  孙权:“这么多年我经历的磨难都有解释了。”





10.

  周瑜:“你们要的夜宵烤好了,排队来拿。”


  


  

杀手孙伯符.

沙雕ooc小故事*



孙策是一个杀手。


他很有感情。


但莫得钱。


所以只好选择杀手这个来钱快又不需要学历的职业。


又不能让还在上学的弟弟妹妹知道他们的哥哥是个杀手。


于是孙策发展了一个副业。


被金主包养。


金主姓周,人美心善,腰细腿长,眉梢眼角,自有风情。


说来都是缘分,周瑜不仅是孙策的金主,还是孙策的老主顾。


孙策不解,周瑜为何有那么多敌人,列张单子,一天杀一个,都得杀半年。


但孙策不问。


问了,周瑜也不会说。


孙策自然不知道,周瑜是多少人眼中的绊脚石,又是多少人眼中的救世主。


周瑜有很多敌人。


周瑜雇杀手,周瑜的敌人也会雇杀手。


孙策和杀手甲狭路相逢,孙策踩着杀手甲的头走出狭路。


周瑜抚掌:你看,这么多人想杀我,我好危险,不如你留下保护我吧。


孙策迟疑。


周瑜微笑。


孙策点头。


于是,孙策有幸睡在了周瑜的床上。


柔软的床垫像是云朵,被子也轻飘飘软绵绵,摸起来却又丝绸一样滑不溜手。


孙策很心动。


这一动,就碰到了一旁周瑜光裸的大腿。


周瑜叹息:你离得这么远,若是杀手来杀我,你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吗?


孙策皱眉:不要质疑我的技术。


周瑜颔首:好。


身侧窸窸窣窣一阵响动,几秒后,温暖的吐息洒在孙策脖颈间。


周瑜轻轻一笑:我相信你的技术。





第二天。


孙策觉得不太妙。


你懂我意思的吧,我说的是我杀人的技术。


周瑜半张潮红的面颊还埋在被子里,声音含混而低哑,绵软如被子里的鹅绒:嗯。


所以…唉,算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孙策现在是一个黑道大佬。


有感情。


给了爱人和弟弟妹妹们。


也有钱。


给了爱人和弟弟妹妹们。


五年前,他从一个给别人干活杀手,升级成让别人给自己干活的大佬。


现在是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和黑白通吃的周家家主联手,威震江东,坐南望北。


北边的曹老板,一想起他们,就偏头痛。


人们提起来,比曾经提起杀手的名号,要更加敬畏。


至于孙策本人。


虽然从此放下屠刀,但孙策的技术并没有退步。


不信的话,你去问周家家主。















据说没有任何哥哥能抗拒自己的弟弟/妹妹甜甜软软地喊一声:“欧尼酱~”


孙策摊手:“香香来喊还差不多,其他三个家伙…….免了,想一想都觉得很可怕。”


此时喝牛奶的周瑜路过。


孙策:“……这个可以有!!公瑾……!你可不可以!!”


周瑜:“……?”



三行诗.


  原来


  公瑾


  喜欢我


————————《不小心弄断了公瑾的琴弦还以为会凉没想到公瑾竟然饶了我一命他对我一定是真爱明天就跟公瑾表白》






  为什么没干掉伯符?


  因为


  明天要出去打猎


————————《至少也要压榨完他最后的价值让他给我捉只狐狸然后再下手》






  伯言


  我哥说


  玩火会尿床


————————《是我哥这么说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没有怀疑伯言真的》






  天凉了


  孙仲谋


  爆炸吧


————————《别看了当然不会真的下手爆炸的只是孙权的射虎车而已》






  看什么看


  再看


  把你头摁地里种信不信


————————《该死的甘兴霸为什么一直用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眼神看我我好气我忍不住了吃我一记对鸟宝具》






  昨晚


  落枕了


  只能一直偏着头


————————《为什么公绩一直瞪我我也没办法颈椎好痛在公绩和木头桩子之间那我肯定选公绩啊公绩好看》














  饿


  想吃肉


  肉


—————————《苏醒的深夜流泪发言》


  


  

舍身饲虎.

带后续重发一下*

年下杀手黑道au*




  “您很穷吗?”十五六岁的少年才到周瑜胸口,此时仰着头怒视周瑜,总是含笑的嘴角被抹平成一条线,竟还真让人有些发怵。


  然而周瑜并不买账,他冷淡地扫了一眼少年金灿灿乱蓬蓬的头发,颇为嘲讽地轻笑一声,“都跟你没关系吧。”


  “有钱你就可以养我了啊。”孙策皱眉头,掰着手指头跟周瑜算,“你就当养了个宠物,养……三年就好,等满了十八岁,我就可以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到时候翻倍还你。”


  “不需要。”周瑜绕过他,走向自己放茶的柜子。水烧开了,可以泡茶了,谁想和这个聒噪的小鬼在这里耽误时间啊。


  等天一亮就把他赶出去。


  孙策急了,狠下心一把抱住周瑜的腰,腿往前一绊,“做饭泡茶扫地拖地洗衣服样样不在话下!”


  周瑜:“………”


  没推开我,有戏。孙策心里一喜,赶紧接着推销自己,“卖萌撒娇打架斗殴玩游戏全部不是问题!”


  周瑜深吸一口气,“你——”


  “所以您领养我吧。”孙策语气一转,低了下去,可怜巴巴地望着周瑜,跟条耷拉耳朵的大金毛似的,“我这么好看又全能的男人,你不要的话,你多吃亏啊。”


  “……你回来的时候衣服被打湿了吧?”周瑜掰开缠在自己腰上的手,冷笑一声,“而且一直没换,对不对。”


  啊?


  孙策放开周瑜,低下头扯了扯黏在身上的布料,又抬起头看了看周瑜衬衫上的水渍。


  “哦——”孙策恍然大悟。


  然后,他就被周瑜一记毫不留情的手刀劈晕了。


  周瑜嫌弃的将孙策扔进放满热水的浴缸,自觉余怒未消,又瞪了他几眼。


  上一个色胆包天敢来搂他腰的人,坟头都长出一片青青草原了。这熊孩子……他们见面还不到十个小时(虽然据孙策说自己已经暗中观察他很多天了),居然就敢上来碰他的腰——


  夏衫单薄,少年人高热的体温隔着薄薄一层布料传过来,耳边还萦绕着喋喋不休的话语声。


  ‘我这么好看又全能的男人,你不要的话,你多吃亏啊。’


  男人?


  视线在浴缸里少年的身上转了一圈,一头金发碰水掉了色,看上去更加狼狈。周瑜嗤笑一声,将湿漉漉的人拎出来。


  ‘养……三年就好’


  姓孙,距离成年还有三年的时间。


  也罢,就让我看看三年后你能回报给我什么吧。


  


  早该想到的。姓孙,孙策。


  孙坚的长子,十八岁就可以继承孙坚留下的一切,尤其是‘玉玺’。周瑜之前一直想不通孙坚的长子怎么会在那种地方等着被领养,现在才明白是因为袁术想以监护人的身份接近‘玉玺’……


  可惜孙策没给袁术这个机会。


  袁术没想到,谁也没想到,十五岁的孙策会在一个半夜突然翻墙去拦住完全是路过的周瑜。


  “不是临时起意。”孙策纠正,一只手还搂着周瑜的腰,现在的他比周瑜还高上半个头,再也不是能被周瑜一记手刀劈晕的少年,“我了解你很久了。”


  他低下头蹭了蹭周瑜的颈窝,单膝切入周瑜双腿之间,将周瑜禁锢在沙发上。初遇时金灿灿的头发早已被恢复成原来的颜色,深褐,灯光下发尾镀着金。


  “我知道你是一名杀手。”


  羞愤恼怒,大概还有些不安,周瑜的双手被用手铐铐在一起背在身后,苍白的面颊染上一层薄红。


  孙策亲吻他的眼尾,“我还知道你不是袁术能随意拿捏的角色。”


  指尖触碰到袖口隐藏的刀片,冰冷的可怕。周瑜垂下眼帘,感到孙策放在他腰上的手正在下移。


  “甚至……我早就知道,”孙策扬起唇,竟然十分开心似的笑了起来,“当初袁术和你做交易,让你去杀了我父亲。”


  周瑜呼吸一窒,手里的刀片便被孙策抽了出去。然而他无暇顾及自己最后的脱身手段已被解决,低垂的眼睫一颤,紧抿的唇瓣颤抖着张开。


  “你……”周瑜仰头看着孙策,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养了五年的男孩。


  孙策收回自己的手,食指被刀片划伤,正顺着指根流血。他用伤了的食指抚摸周瑜的唇,眼底都是笑意,声音也很轻快,“我父亲死时,你在现场吧。”


  “在黄祖之前你有很多机会杀了我父亲,但是你没有动手。我父亲算是个人物,你当时…是出于怜悯?还是出于其他什么心思?”孙策露出费解的神情,他态度诚恳的看着周瑜,像一个求知欲旺盛的学生。


  周瑜没有回答。


  孙策也不在意,“你不仅没有动手,甚至往我父亲脚下开了一枪,以此警告他。因为你这个举动,黄祖杀我父亲时又多费了很多力气,他本人甚至因此赔进去一只手。”


  “袁术只想要我父亲的命,不在意我父亲究竟死在谁手里,所以并没有过多责怪你。”


  “这是你杀手生涯里唯一一次失败的委托,那之后你的名声就下降了很多,对不对?”


  “我当初问你,你很穷吗。”说到这里,孙策的声音柔和下来,他低下头亲吻周瑜染血的唇,“其实你那个时候,是挺穷的吧。”


  “不然,怎么会在领养我之后,还要去找鲁肃借钱。”


  是出于怎样的心理呢?


  明知道那是孙坚的长子,明知道收养他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只是那一晚他看着浴缸里昏过去的少年,沉默良久,依旧去拿了没穿过的旧衣放在浴室里,然后又烧水兑了一袋速食浓汤,放在客厅的桌上。


  不是怜悯,也不是愧疚。


  孙坚死后他便不再关注孙家的事,他不认识孙策,但那一次失手的确让他的履历有了污点。遇见孙策的那一晚,是他自孙坚死后接到的第一笔生意。


  去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对周瑜来说这实在是轻而易举。他很快就完美完成了任务,却在路过那个地方时,被翻墙逃出来的孙策跟上了。


  他不愿多事,只想甩开跟踪者,没想到孙策自知跟不上他,便在他身后打开了手机电筒。周瑜在刺目的白光里停下脚步,转身用枪口对准了身后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我想跟你谈谈。”少年举起双手,面容一半隐在黑暗中,眼睛却是明亮的。


  明知道孙策是个麻烦,为什么还要惹祸上身呢?


  那时周瑜积蓄不多,袁术因为失去了孙策的踪迹而大怒,派出许多人手,继续留在这座城市里是等死,可想要在不惊动袁术的情况下带孙策离开,需要花费大量金钱打点。


  周瑜去找了鲁肃。


  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


  孙策在周瑜唇角轻咬了一口,唤醒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周瑜。


  “其实,我也不是很好奇原因。”孙策倾身,几乎将周瑜整个搂在了自己怀里,贴着周瑜柔软冰凉的耳垂轻轻开口,“毕竟,你救了我,这个事实是不会变的。”


  没等周瑜有所回应,他话锋一转,“但我想知道……周瑜,现在呢?现在,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


  

今年生日真是最寒冷的一个生日了……要坐在操场上看(chui)表(leng)演(feng)到十一点……


你看我笑的多开心啊(悲伤的笑容.jpg

一个片段

  高二的作业为什么能这么多呢?


  还剩最后一道加分题时,孙策抓过一旁周瑜的手腕,低头看那腕上的手表,银色的黑桃指针已经指向了罗马数字的十二。


  晚上吃下肚的两碗饭和水煮鱼都被消化的一干二净,孙策在台灯下看周瑜的手腕,只觉得这截腕子白白嫩嫩好像裹了芡粉的滑肉排骨,引着人上嘴啃一口尝味。


  孙策捧着周瑜的手腕想排骨,越想越饿,越饿越想,恶性循环。周瑜想抽回自己的手,未果,转过头一看,被孙策饿狼似的眼神吓一跳。


  “公瑾,你饿不饿?”


  孙策这话说的突然,周瑜一愣,迟疑地点了点头。


  怎么会不饿呢,绞尽脑汁地做数学题最费力了。


  费力在哪儿?当然是费力在‘绞’这一步啊。


  两个人面面相觑,还是周瑜先想到个办法,“客厅有玉米肠,要吃吗?”


  周家父母因公事出差,将周瑜托付给孙家照看,而孙家父母带着孙策的幼妹早早睡下了。轻手轻脚地开了门出去拿吃的,其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孙策想了想,玉米肠啊……是他二弟孙权没吃完的零食,只剩下一根了,玉米肠本就没多大,还不够他们俩垫肚子。


  但玉米肠倒是让孙策有了新想法,他放开周瑜的手,冲周瑜眨了眨眼,“那怎么够,我记得晚上剩了些冷饭,还不如炒个蛋炒饭。”


  周瑜瞪他,“想得挺美,你家厨房隔音效果很好吗?不怕吵醒叔叔阿姨?”


  “我尽量动作小一点。今天谁也不能阻止我炒蛋炒饭。”孙策一拍周瑜大腿,振振有词地说,“祖国的花朵要补充营养才能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