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可以的话叫我苏醒就好啦!

断章四.

夜深人静,朗月无风。

睡的迷迷糊糊的周瑜做了一个梦。他躺在床上,喝一碗黑漆漆的药,而孙策站在他床边。他看不见孙策的神情,却能感到遗憾和安心两种情绪填满了这个不大的房间,像一层又一层堆叠起来的棉花,堵的人心头发慌。

他喝完了药,口腔因冰冷的苦涩药味麻木,可他还是费力的启开唇,干裂黏着的唇肉被残忍的撕开,也不疼。他仰起脸,看着床边的孙策,想叫他的名字。

孙策,伯符,义兄,什么都好,他想叫一叫孙策的名字,仿佛叫出来后就能改变什么似的。

可孙策却根本不想听,反而转身便要走。

周瑜早已知道自己临近油尽灯枯,这幅正值壮年的男子躯体就像被蛀空了的树,什么时候呼啸的北风一吹便玉山倾倒。但他看见孙策转身,却从四肢百骸都热乎起来,看不见的烈焰在身体内燃烧,他竟猛地直起身,一把抓住了孙策的手。

……然后,周瑜便醒了。

抬眼是床头的老虎小夜灯散发着柔和的光,在他的正上方。脑后枕着的大概是不是枕头,触感奇怪了些,薄薄一层被单倒还是盖在腿上,盛夏的天气,又坏了空调,却不觉得热。毕竟……是躺在冷冰冰的木质地板上。

周瑜捏了捏鼻梁,仿佛是做了一个噩梦,可在具体又想不起来了。不过头脑还算清醒,从床上摔下来也没觉得疼,他十分淡定的抱着被单站起来,把被单扔在床上,低头时才发现自己刚才枕的是一条尾巴。

海豚玩偶无辜的躺在地上,尾巴里的棉花被挤走了大半,肚皮便鼓鼓囊囊,瞧着像个不大像海豚了,像什么动画片里的低配版大肚子海怪。

“……噗嗤。”俯身捡海豚玩偶时,背后传来一声低笑。

周瑜头也不回地轻哼一声,自顾自用修长的手指戳着海豚玩偶鼓起来的肚子,可唇角却悄悄扬了起来。

孙策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被子往自己那边扯了扯,“我就知道,我不抱着你,你非得睡到地上去。”

周瑜这个坏习惯从小便有,床大一点还好,小一点的话,半夜他必定在地上醒来一次。久而久之周瑜也从容了,半夜在地上醒了后就自己再爬上床,左右他总是感觉不到摔地上的疼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眠状态的周公瑾自然而然就会触发刀枪不入的金刚不坏身。

还记得年幼时孙策第一次和周瑜一起睡,半夜被“咚”的一声吓醒过来,睁眼没看见自己的小伙伴儿,便急忙滚了两圈趴在床边找周瑜。

周瑜很好找,一低头就能看见周瑜安之若素的躺在地上打了个哈欠,然后淡定的爬起来推开孙策,重新回到床上。

孙策被小伙伴儿的冷静震住了,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是不是我把你踹下去了,周瑜却很无所谓的摆摆手说不怪你我没事儿。

周瑜这毛病说梦游也不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周瑜的家人便只进行了一个对策:在周瑜房间里铺上地毯,并把周瑜的床换的足够宽。

后来周瑜和孙策一起睡,便连地毯和宽床都不需要了,因为孙策也不知是不是被周瑜吓得有了心理阴影,从此只要是和周瑜一起睡,就一定会把周瑜抱得紧紧的。

昨晚因为太热,周瑜残忍的一脚踹开了贴过来的孙策,在孙策信誓旦旦的说“你肯定又会掉下去”的声音里不屑的用小被单盖住肚子。

“来,一起睡。”孙策伸出一只胳膊拍了拍床,柔和的灯光里眼神十分诚恳。

“热。”周瑜想也不想的果断拒绝,孙策的怀里像恒温的火炉,冬天埋进去倒是舒服,夏天、还是没有空调的夏天,那就算了吧。

“那你又摔了怎么办?”孙策唉声叹气,“不是你的人,你当然无所谓,我听着声音可都心疼坏了。”

周瑜站了会儿,在床头找到水杯,喝了一口水才重新坐回床上,脸上热乎乎的,“你的甜言蜜语是不是真的不要钱?怎么张口就来的。”

孙策没再说话,他直起身,有些干燥的唇贴上周瑜被水润湿了柔软的唇,舌尖舔着周瑜唇角,卷走了残余的清凉液体。

他在笑啊。

周瑜垂下眼,心里这样想着。

“睡不着了?”

孙策的声音再次响起,压过了窗外的蝉鸣,将周瑜沉浸在回忆里的思绪惊醒。

周瑜手里还捏着海豚玩偶,鼓鼓的肚子被戳了一个小小的坑,周瑜摆正海豚玩偶的脸,怎么看都觉得那双黑豆眼里写满了委屈。

他笑起来,轻声说,“……想到了些以前的事。比如,伯符,我和番茄到底哪里像了?”

孙策一怔,幼年的记忆涌上心头,脑海里摊开了一本相册,每一张都有周瑜。他从里面找到两个手牵手回家的男孩,一个胡思乱想着要吃番茄炖牛肉和阿瑜炖牛肉;一个累了不停打哈欠抹眼泪,夕阳的余晖照进楼道,他们的影子也手牵手走在一起。

“那个啊。”孙策恍然大悟,一边笑着一边又凑近亲了周瑜一口,然后捏着周瑜的脸说,“……这样就最像番茄了。我小时候最想吃的就是……阿瑜炖牛肉。”

周瑜被捏着脸,笑声有些奇怪,他笑完了才打掉孙策的手,说:“我小时候,弹琴的时候最想你。”

他避开了孙策的眼,垂眸看着被自己蹂躏的快不成形状的海豚玩偶,“小时候坐不住,练琴的时候也想去玩,可即使心不在焉也得练,那时候我就最想你,想你什么时候从我家阳台翻进来,然后带我出去玩。”

这是孙策不知道的事情,小小的周瑜挺直了背弹着钢琴,心思却全然不在乐谱上,弹着弹着就忍不住去看阳台,总觉得下一秒就有只小老虎会把爪子搭上来,在阳台上探头探脑,看见了他就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可孙策听完,重点却跑偏了十万八千里:“……我还一直以为你小时候是最乖的那个,没想到,你整天想着怎么逃钢琴训练,居然还希望我来引诱你——好显得你是比较无辜的那个?”

孙策对周瑜的脸痛下狠爪,板着脸严肃极了,可唇边的笑容怎么也抹不去,眼里满是狡黠:“狡猾的阿瑜,这是自投罗网了?”

“反正现在我爸也不可能打我手心了。”周瑜想起在老家过安稳日子的父母,自觉已经没有弱点,遂痛快点头。

“公瑾,你这是自己将把柄送到我手上。”孙策眯起眼,得意洋洋地笑,“我提个要求,不过分吧?”

“……只要别让我也穿女装。”周瑜也笑眯眯的,转眼就爆了孙策的黑历史。

孙策:“………最毒不过公瑾的心!”

话锋一转,孙策又问:“说起来,公瑾,你当年看见我的女装,都想了些什么?”

周瑜闻言,认真的思考起来,过了会儿才说:“……看了你的女装之后,反而让我认识到,我喜欢你。”

这四个字有魔力,仿佛往烈火中加上干柴,孙策心里一动,只在床上找到周瑜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周瑜这时候也不觉得热了,屈着食指挠了挠孙策的手背,继续说:“我很认真的思考过,我究竟是喜欢像你这样类型的女孩子,还是喜欢你。”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有甜滋滋的情话可听,孙策抬起和周瑜相扣的手,吻着他的手背期待周瑜的情话,可周瑜接下来,却说:
“因为像你这样类型的女孩子,我恐怕吃不消啊。”

力大无穷的女霸王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我觉得公瑾你嫌弃我。”

“我没有。”

“反驳速度这么快,心虚了!”

“咳。”周瑜眨了眨眼,忽然伸手按了按小老虎夜灯的爪子,四周忽的暗下来,然后他找到孙策的唇,“不嫌弃你,爱你,行了吧。”

这次的吻轻如羽毛挠过心尖,痒痒的,不够,却又格外满足。

孙策意犹未尽,只一句“爱你”怎么能填的饱肚子呢?,“只说一次怎么够?”

周瑜把海豚玩偶往孙策身上扔,“睡觉了。”

“算了,以后还有大把时间,我总会让你说出来的。”孙策在心里迅速拟定吃鱼的一百种方式,又觉得这一句“爱你”已经足够他回味良久,心里美的冒出了许多彩色泡泡。

周瑜倒在床上忍笑,冷不防被孙策搂紧怀里,差点没一脚踹过去,可孙策的声音又忽然严肃起来,“别闹,睡觉。”

末了还补充,“我可不想再听见你掉下去。”

夜风掀起窗帘溜了进来,周瑜闷闷地笑了一声,在孙策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安然闭上了眼。

以后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他们总会在一起的。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