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别闹,我的主公。”
“偏闹,我的周郎。”


以上两句出自斋老师的《留情》番外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头像是神仙酒老师的策瑜情头的策哥

策瑜|百日脑梗Day:36

本来该是20号发的…对不起我一直以为我是26,嘤嘤嘤 *




  “嘘。”


  囚牢外走廊的灯忽然亮起,电流声滋滋响起片刻,刺眼的白色灯光熄了一半,只留下一道昏暗的光线投向牢门外。


  没有脚步声,站在牢门外的长发男子穿着不该在夏季出现的风衣,俊美的容貌异常陌生。


  从木板床上翻身而起的孙策停在了牢门内,他接近了陌生男子,然后没有动,也动不了,他被完全压制在对方的领域,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长发男子竖起食指抵在自己唇边,很奇怪的,孙策对这个来历不明还突然靠近自己的陌生人提不起丝毫敌意。


  长发男子微微一笑,他垂眼看向少年的眼神十分温柔,除了温柔,还有掩藏不住的爱意与悲伤。他已经很虚弱了,脸颊呈现出冰雪一般的白,没有丝毫血色,连嘴唇都是青紫的。


  “我不会伤害你…”周瑜喃喃道,其实他已经不太看得清孙策的眉眼了,被时空排斥的严重后果姗姗而来,像是有一把看不见铁锤重重捶击他的后背,在少年诧异的视线里,周瑜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唇齿间溢出了血。


  “……我是来、找你的。”周瑜不知道自己还能停留多久,他伸出手,抚上孙策的面庞,后者被定住的身体打了个寒战,而周瑜已经顾不上这些细节,他说话时嘴唇张合,吐出更多的血,甚至还有残破的内脏碎片,“孙策,你明天一定要离开这里,别再等下去了,明天是唯一的机会,李儒的实验要开始了,你会……”


  你会被他们改造成…战场上的绞肉机……你会后悔的,你杀了香儿…


  周瑜说不出话了,他的睫羽湿透了,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淌,无声地落泪。


  然后,我会杀了你。


  孙策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又忽然哭泣的男人,其实他根本没听清周瑜说了什么,他甚至根本听不懂周瑜的语言。


  但是……对方抚在他脸上的手比冰块还冷,孙策体会到了眼前人的悲伤。


  太奇怪了,为什么你要哭。


  谁让你难过了吗?


  周瑜眼前一黑,耳朵里嗡嗡作响,他彻底失去了视觉和听觉,声带也像是被无形的刀子割断了,痛苦达到这种程度已经不能算是痛苦了,这是被延长的死亡。


  ……


  我这么爱你。


  朦胧中似乎回到了最黑暗的那场雨里,爱人猩红的眼里再也映不出自己的影子,他们刀剑相向。


  我这么爱你…所以我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来赌这一次。


  周瑜摸索着,隔着囚牢吻住孙策的嘴唇。


  请你相信我——我的爱人。你曾经死在我的怀里,如今我也要死在你的面前,这不会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这将是新的开始。


  我在未来等你。


  孙策连呼吸都停止了一瞬,他下意识眨了眨眼。


  然后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陌生男人不见了,他咳出的血也不见了,走廊的灯闪烁两下,彻底熄灭。


  孙策已经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但他还是木桩子似的立在牢门口。


  那个人……好冷。


  就连眼泪和血液都是冰冷的。


  


  

  

玩梗罢辽.

  


  赤壁前夕,郭嘉为了打探敌情,过江混入建业,提前联络了一个知根知底的建业人,以旅游的名义让这人给自己介绍建业旅游项目


  郭嘉:emmm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特色项目?


  我:有有有!我带你去看孙权主公射虎!


  郭嘉:??(这孙权还挺野)不太安全吧?换一个!


  我:ummm那我带你去看孙策主公亲周瑜将军!(解释了一番如何混进吴侯府,运气好的话正好能赶上策瑜秀恩爱)


  郭嘉:???这并不安全啊!听说曹魏要打过来了,万一被当作奸细杀了怎么办!(而且我为什么要看孙策亲周瑜!)


  我(遗憾):那好吧,那你再多给我一点钱,我带你去看四大都督放火吧!


  郭嘉:???????

【策瑜立秋24h|11:00】宠.

  “给钱就可以随便摸的猫?”


  “不,那只不是,那一只——”


  眼看英俊的客人已经朝店里的小霸王走近了,店员小姐姐吓得花容失色。


  小霸王是一只漂亮的豹猫,两岁大的他体格精悍,毛色光亮,一双琥珀色的眼灵动十足,身体上的黑色斑纹非常清晰,他看上去简直就像一只缩小的豹子,即使懒洋洋地趴着,也给人一种随时会暴起的威胁感。


  店里的其他猫咪都温顺可爱,喜欢被人抚摸,唯有小霸王,别说让人摸,有人胆敢闯进他的‘领地’,哪怕是无心之过,小霸王也会立刻从弓起背用锐利的视线冷冷地盯着闯入者,可怕极了。


  店员来不及阻止,连忙害怕地闭上眼,脑内已经浮现出那位英俊客人被小霸王挠的满脸血的凄惨模样。


  然而她没有听见其他动静。


  “真可爱。”那位客人笑着说,“他叫什么名字?”


  ……诶?


  店员慢慢睁开眼,只见不可一世的小霸王竟然趴在那位客人腿上,被客人用修长漂亮的手指挠着下巴,小霸王眯着眼睛,咧着雪白的尖牙发出甜腻的喵喵叫,尾巴绕着客人的手腕,简直是撒娇精本精。


  “他…他叫小霸王……”店员神志恍惚地回答。


  “好凶的名字。”周瑜低下头,亲了亲豹猫的额头,才刚亲完,小霸王立刻两腿支撑着身体立起来,追着周瑜的嘴唇把自己的脑门送上去。


  周瑜哑然失笑,只好再亲亲他,一边捏了捏豹猫的耳朵,一边逗猫,“我给了钱,现在是不是可以随便摸你了?”


  “喵——”小霸王摊开肚皮,四爪朝天的蹬了蹬,叫声黏糊糊的,用行动表示欢迎来摸。


  周瑜被可爱的要不行了,用手指点了点豹猫巧克力色的肉垫,并没有其他猫那样软嫩,是有些粗糙的,像是走过很多路,而不是一直养在深闺。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可爱最重要,反差萌最重要,气质威严霸气小豹子似的猫乖顺地躺倒任揉的模样戳爆了周瑜的心。


  周瑜亲着小霸王毛绒绒的肚皮,“好乖。”






  半年后。


  “我的钱都给你,我也要摸你。“


  青年有着白种人深邃立体的五官,脸部轮廓和肤色却更似东方人,头发像是染了色,灿金里夹杂着黑褐色的挑染,一双眼睛琥珀似的,明亮的叫人不敢直视。


  他蛮不讲理地把周瑜压在床上,一只手死死握住周瑜的双腕,另一只手抚摸着周瑜腹肌分明的小腹,粗糙的手指擦过肚脐,撩的周瑜急促喘气。


  “等等、不行——我们人类不能这样摸……!孙策!”


  孙策亲着周瑜的小腹,无师自通地伸出布有倒刺的舌舔过肚脐周围,感受到身下的人腰身一弹挣扎起来,他立刻抬膝压在周瑜大腿上,眯起琥珀色的眼。


  “要乖,别动。”


  他学着周瑜吸猫的动作,深深地吸了一口周瑜。

 @青难 

被我写的奇奇怪怪,变成了不是人社会策x也不是人的贵公子瑜



  雨刷器左右摆动着,它们已经尽力了,但这突如其来的暴雨实在可怕,玻璃清楚了一瞬,孙策看见前面车子的尾灯正亮,一眨眼的功夫,雨水又模糊了视线。


  “又打架了。”周瑜的声音很平静,即使他们已经在高架桥上堵了半个小时,即使这是这个月第五次他被通知到学校去——嗯,这个月才过了十二天——他也已经很平静。


  后座的小男孩穿着白色圆领短袖和水蓝色背带裤,胸口印了个写实风的虎头,他歪着脑袋,乱糟糟的头发是深褐色,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眼睫毛长的小姑娘都要嫉妒。


  小男孩的五官漂亮极了,看得出长大后绝对是明星级别的逆天神颜,他端端正正地坐在后座,乖巧极了的样子。


  他一咧嘴露出尖锐的小虎牙,笑眯眯地从后看着周瑜雪白的后颈,“六年级的来欺负我这个三年级,反而被我打掉两颗牙,他还真好意思告状?哈哈哈哈……周瑜——”


  乖巧气质在孙策开口的瞬间荡然无存,小男孩的皮相下隐约可窥见猛兽狰狞的影子,他拖长了音,无意识地舔着自己的尖牙,眼神里不属于八岁小孩的狠戾一闪而逝,“他怎么告状的?他说我什么了?”

  

哈哈,我要拖大家后腿啦

悦诗:

#策瑜立秋24h#终宣

那年曾经吹过,
赤壁东风,樯橹灰飞烟灭;
那时偶然遇见,
素手鸣筝,盼得一人顾曲。
从前的曲调又一次响起,讲述新的故事。
飞驰而过的那个黯然星夜,
相顾一眼,忽然千年。

【staff】

策划 @春风不渡.

题字 @悦诗

文案 @步浅妆

美工 @KagariJoshua

【参与人员】

00.00 @淇奥

01.00 @日尧明草

02.00 @尽醉无复辞

03.00 @恐高的宇航員

04.00 @鹤唳逐风起

05.00 @云无月

06.00 @是一首歌啊

07.00 @初霁

08.00 @应识怜

09.00  @安_食言而肥ver.

10.00 @兔琉

11.00 @应如是.

12.00 @九分糖

13.00 @孙阿蝶

14.00 @步浅妆

15.00 @声烦寄北(高三辣)

16.00 @良田景瑜

17.00 @青难

18.00 @山酌.

19.00 @雨濯春尘

20.00 @氷原盡頭

21.00 @-把酒临风-

22.00 @芮千千

23.00 @Ella黎小仙女er

掉落彩蛋

@悦诗

@青难

八月八日#策瑜立秋24h#

敬请期待!

《少年游》群宣

看一看!

零可:



还可以再来18个宝贝x




768393800




想要本的可以加这个群↑↑↑




需要审核,大概就是审核圈内(有没有买过本,有没有五月份之前的相关tag底下发表过文章,五月份之前相关tag底下文章的留言)




具体审核条件可以看群公告




因为是自印,所以是先走支付宝交定(大概有个一定二定尾款什么的),最后走淘宝拍个邮费代理费就ok




进度在主群公告和相册都有,这是个审核群,过审交定才能上车




接受的话可以来。




群里有潜伏很多老师,她们冒泡的话可以来撩啊www




借tag抱歉



超棒!

青难:

我……说什么好呢……大家……加油买?顺便帮我凑个定金?(真吃土了)哈哈哈,祝大卖吧,就这样

零可:

staff
刊名:少年游(短篇合集)

作者:苏醒 @应如是.
Annnn @安安安安安
尊前老 @尊前老
未尽欢 @未尽欢。
潇shrimp虾
淇奥 @淇奥
青难 @青难
策权天下
(太太名字先后顺序无差,有几位太太lofter里面没有文就不一一艾特了,均有授权)

主催:零可

副催:浮生&化学杀我 @重桥

文稿整理:化学杀我&零可

封设:阻雪

题字:楚昭 @楚昭
莫忘酌 @莫忘酌

画手:兔琉(内插) @兔琉
时间酒(内插) @时间酒
白琊(小段子卡片/印刷特卡片)  @白木牙
识怜(印刷特小卡片/明信片) @应识怜
明日伊始(吧唧挂件) @明日伊始
山河长诀(金属书签) @山河长诀

周边(暂定):印刷特卡片,明信片,金属书签,吧唧,挂件,环扣页

❤随本福利:①安安太太未公开小短篇+亲笔特签
②苏醒太太不公开小段子+亲笔特签
③莫忘酌太太印刷特签
④所有参本太太的印刷特签/签绘
⭐特签即为太太手写句子+签名

这本书不会公开预售,买本需要审核,周边随意。
余本说不定会贩售,数量应该不会很多,需要审核,审核条件到时候会提前发出来,大概就是审个圈内。
没有提前和各位太太打招呼就艾特了,打扰了,抱歉QAQ

好看


零可:

是策瑜短篇合集《少年游》zy的周边(是 @安安安安安安安老师宣传过的那本 )

书签设计: @山河长诀

由于起印量比较大,书签还多了一些,来问问有人想要拥有的吗。(没有。)

太太设计的超级美丽啊,原谅我的直男拍照技术。

想要的大宝贝们可以点一个小蓝手小心心或者是留个言x
如果比较多的话可以考虑开个预售。

还有 @明日伊始 郁郁老师画的吧唧挂件,由于它还是草稿,等完稿了在放出来吧(。)

如果想要本体的话如果有余量也会考虑放出来预售的,但是如果要买本大概需要一些审核。

天生一对.

说好的后续*

前篇《破镜重圆》点开主页可见*

ooc,全部是瞎扯的*

性转+末世+ABO,丧尸还没戏份*

大家520快乐,我来还债了*

A气冲天徒手拆墙武力值爆表全联盟最凶的暴力Alpha策姐

x

端庄优雅套路深肤白貌美大长腿算天算地算婚礼用什么花的美丽Omega瑜妹



  “她。”


  雪白的裙摆随着双腿交叠的动作拂动,如盛开的白蔷薇受了风。端庄优雅的少女坐在雕花扶手椅中,垂下头看着荧蓝显示屏里的大头照片,她的黑发自耳边垂落,露出修长白皙如天鹅的颈项,神情似水莲花般温柔。


  坐在少女对面的中年男人面对着这么一个美貌温婉的Omega,却不敢有丝毫觊觎之心,他只觉得背脊发凉,甚至不敢多看少女一眼,只能和少女一起看着照片里的人。


  照片里的人是一个称得上美丽的女性,虽然有着东方人的面孔,五官却如混血儿般深邃,眼尾的弧度自然上扬,是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鼻梁挺直,嘴唇削薄,完全没有一般女性的柔和,即使是透过照片,也能感受到一股极锋利的气质,看一眼都像是被刀子割了似的。


  白裙少女抬起头,她也很美,却美的与照片里的女人相反,她面容柔和,肌肤白皙如玉,眼睫很长,眨动时如两把小刷子刷在人心上,瞳孔是少见的纯黑色,双唇不点而红,抿着嘴角微微笑起来时的弧度格外撩人,她像一株温婉的白蔷薇,花瓣柔美花蕊细腻,但挺直的脊梁却是钢铁浇铸的花枝,坚不可摧。


  “虽然没有实质职位,但她是联盟最强的Alpha,一开始只是雇佣兵,现在么…联盟很快就会选择招揽她。”


  周瑜轻轻一笑,修长纤细的手指在桌上弹钢琴似的敲动两下,“不是说我到了Omega生育最好的年纪了吗?我选她成为我的Alpha。”


  中年男人眼角一抽,嘴唇颤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他很明白眼前的少女是不会因为他的劝说改变主意的。所以最后他只能点了头,满脸苦大仇深的起身朝周瑜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我的Alpha。


  周瑜独自坐着,垂眼看着照片里的女人。


  出生在高知家庭的周瑜即使是Omega也没有被父母冷落,相反她受到的是最好的教育。


  如今,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土地都因为气候环境的变化成为了荒野,动植物大量变异,人类也难逃厄运,丧尸病毒成为了新世界的恶魔,被感染的人会在很短时间内变成失去理智的怪物,游走在化为荒无人烟废墟的城市里,只有少数城市因为在联盟的庇护下立起透明的防护罩。


  曾经的社会对Omega是没有偏见的,但人口急剧减少的现在,联盟会将适龄Omega分配给合适的Alpha,有些残酷,不大公平,然而人类别无选择。


  周瑜地位特殊,她的父母都是联盟生化研究所的一员,她本人继承了父母的智慧也是这方面的天才,联盟不想得罪她,破例给了周瑜自己选择Alpha的权利。


  联盟分配的AO也许相性不是最好的,身体却一定是最契合的,一切都为了生育做贡献。


  周瑜选择的Alpha叫孙策,如周瑜所说,是联盟最强的Alpha,但周瑜不知道联盟已经招揽过孙策了,而孙策没有答应。


  周瑜不知道,也不在乎。


  她只为自己终将心愿得偿而微笑。





  初遇其实并不美好。


  跟随人群一同躲进超市仓库的周瑜刚好十六岁,纤瘦的少女默默坐在远离人群的一角,一只手死死按在大腿上,她垂着头,耳边响起剧烈的轰鸣。


 一声又一声,仓库的后墙随着外力撞击由中心蔓延裂开蛛网般的裂痕,墙灰簌簌飘落,那架势仿佛古代时期的攻城木,仓库里的幸存者们全都惊恐万分的盯着摇摇欲坠的后墙。


  忽然墙外静默了片刻,在人们急促的呼吸声中,周瑜似有所感的屏住了呼吸。


  下一秒“轰—-”一声巨响,后墙中央布满裂痕的墙体被轰然砸开,墙灰土石四溅,周瑜捂着嘴咳喘,在刺目的阳光和蒙蒙尘灰里看见年轻的女人穿着一身迷彩服,正站在墙外揉着手腕。


  墙竟然是被她徒手砸开的。


  周瑜的父母都是科研人员,她从小见到的人无论Alpha还是Omega或者Beta也都是科研人员居多,因此她和孙策的初遇才是她对Alpha的蛮力第一次有了准确的概念。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周瑜都觉得其他Alpha全是垃圾,不能徒手拆墙的Alpha算什么Alpha。孙策知道这件事后哈哈笑倒在周瑜怀里,埋在周瑜柔软的胸前甜甜蜜蜜地说:“说的对!我才是真正的Alpha,其他那些弱鸡算什么,也敢觊觎我家公瑾?”


  被废弃的城市太多了,总有来不及撤离的人被困在其中,联盟因此发布了各类拯救任务,孙策带领的小队正好接下一个,这才遇见了周瑜。


  护送人民群众的孙策小队一共五个人,三个Alpha两个Beta,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多看了周瑜几眼,应该发现了周瑜是Omega,倒是没什么禽兽念想,只是觉得有点麻烦,于是挺大的个子凑到在前面领路的队长身边:“老大,喏,别说你没发现。”


  周瑜走在孙策身后,隔着一段距离,她假装自己没听见。


  “喏什么喏。”孙策不耐烦地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一巴掌呼上太史慈脑门,“赶路呢,你闲的慌?”


  “不是啊老大。”太史慈耿直地看了一眼孙策的胸,“你看你,你还没那小Omega大,你不觉得自己给女性Alpha丢脸了吗?”


  “???”孙策没想到自己的下属这时候还在满脑子跑火车,当即挥起了能徒手拆墙的拳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太史慈,“怎么?你对我有意见?哈,胸不大怎么了,大不了老子以后找个肤白貌美细腰长腿胸大脸盘靓的Omega当老婆,你呢?你能找个下面比你大的当老婆吗?”


  太史慈被噎住,眼神惊恐。


  虞翻觉得很丢人,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认识前面那两个二货,他由衷的羡慕起殿后的甘宁。


  周瑜用脚尖踢开一粒小石子,把孙策的择偶标准记了下来。





  那时候孙策没怎么关注被救下的小Omega,以至于三年后她看着眼前那个据说是联盟分配给她的Omega,觉得自己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懵了。


  怎么能有人一颦一笑都这么好看?


  她第一次牵周瑜的手时脸都红了,全然没有曾经和太史慈满嘴跑火车的老司机式沉稳,周瑜对她一笑,孙策觉得满世界的花都开了。


  周瑜左边大腿内侧有一道疤痕,孙策第一次看见时心疼的亲了亲,周瑜却并不在意,温柔地垂下眼微笑。


  父母藏在周瑜身体里的芯片被取出又再次放进去,周瑜靠在孙策怀里软绵绵地撒娇说以后婚礼要用粉红色的蔷薇花,可环境污染严重的现在哪有什么粉红色的蔷薇花呢?


  第二天周瑜当着孙策的面转身坐上了联盟的专车,她看着全联盟最强的Alpha冲过来,被全副武装的士兵挡住,争斗间孙策怀里掉出了什么东西,周瑜摁下车窗,看见一朵粉红色的蔷薇花滚落在地,被不知道谁的军靴一脚踩进泥里。


  周瑜没有说话,眼眶都没有红一下,她对孙策微微一笑,眼里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我不是联盟分配给你的Omega。


  如果按照联盟的分配标准,我们大概是没机会见面的。


  但我说我们是天生一对,我们就是最相配的一对。


  你说你喜欢肤白貌美细腰长腿胸大脸盘靓的Omega,以后也还喜欢吗?


  等我去找你好不好?


  我们是天生一对。




  

破镜重圆.

点梗的策瑜性转+瞎写的末世背景+ABO*

A气冲天行走魅力发散机热爱洗澡的Alpha策姐x

抛夫弃子(?)美貌绝伦秘密很多的Omega瑜妹

 @阿栗恶人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求后续,甚至我自己也觉得很适合开连载,但我是只鸽子,咕咕咕*




  这个重逢糟透了。


  孙策顶着一头洗了一半张牙舞爪盘在脑袋上海草似的乱发,背着卡其色双肩包从商场三层一跃而下,黑色运动背心紧紧绷在一马平川的胸上,裸露在外蜜糖色的六块腹肌和人鱼线上沾着些许水渍,阳光一照熠熠生辉。下身套着一条肥大的迷彩裤,裤脚干净利落的扎进厚底长靴里,靴子踏在倒塌的货架上重重一声闷响。


  她一手拎着根钢管,一手直直指向对周瑜欲行不轨的中年男人,皮笑肉不笑地道:“你刚才骂了什么?有胆子再他妈说一遍?”


  来自母亲的俄罗斯血统使得孙策的五官较黄种人来说要深邃许多,她眉骨的形状很明显,鼻梁也挺,像这样压抑着怒气笑起来的时候显得眉眼如刀般锋利,Alpha尖锐的、攻击性极强的信息素气味在空中弥漫开。


  三层的高度,换Beta早就摔骨折了,若是Omega,指不定直接一命呜呼。那中年男子也只是个Beta,被孙策这一神兵天降的登场唬得一愣一愣,他不怎么灵光的脑子一转,意识到眼前的女人八成是个Alpha,钳制周瑜的人一松,陪笑道:“对不住对不住,这是你的Omega?诶,我也没怎么,这不是看外面丧尸横行的,一个落单的Omega……”


  落单的周瑜趁着机会猛地一推中年男子,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套瑞士军刀弹开刀刃快准狠地划过中年男子的脸,血光一闪,她转身向后跑去。


   “——操!”中年男子的面目因为剧烈疼痛而扭曲,伸手就要去抓周瑜,然而这时凌空飞过来一根钢管砸在他头上,他被砸的向后一个仰倒摔在了地上。


  孙策早就看见了被自己跳楼的巨响而吸引过来的丧尸,一个皮肤青灰的商场工作人员离那中年男子已经只有几步远。

  

  她冷笑一声,也懒得再搭理趁火打劫的社会败类,一捋湿漉漉的头发大步往前跨,周瑜已经跑到了她面前,但还不等孙策组织好语言说些什么,周瑜便膝盖一软就要倒下去,孙策赶紧伸手抱住人,这才发现触手的肌肤滚烫。


  “孙策……”周瑜手一松,瑞士军刀掉落在地上,她的手指徒劳地抓了两下,什么都没抓到。她发着高烧,已经快神智不清了,看见孙策的瞬间是觉得恍如隔世,眼眶一酸,快要落下泪来。


  孙策被吓得魂飞魄散,重逢时那点纠结和苦涩也被扔到九霄云外,她一把将周瑜打横抱起来,三两步跑着向商场安全通道冲过去。

 

  孙策来这个商场快一个星期了,将卖床上用品的三楼清理的干干净净,搭出一个舒适的避难所,现在周瑜这情况显然需要药品和休息,药孙策包里就有,休息自然是有床睡的地方最舒服。


  孙策……精神紧绷许久的周瑜终于坚持不住了,黑发被汗水黏湿了贴在潮红的脸蛋上,一双温柔妩媚的丹凤眼里含着一汪晃荡的秋水,干燥缺水的双唇轻轻开合。


  她像很久以前那样蜷缩在孙策怀里,幼兔般无辜而温顺,后颈散发出甜蜜而芬芳的牛乳气味,一抬头就能吻上孙策的下巴。


  孙策抱着周瑜奔上三楼,闻到熟悉的牛乳味时头皮一炸,怀里的Omega因为高烧发热和过于疲惫、再加上嗅到了Alpha的信息素,在本不该发情的时间里进入了假性发情期,如果得不到药物治疗和妥善的照顾,Omega挣扎一夜后就会陷入再也醒不过来的昏迷。


  孙策轻车熟路地绕过自己设下的路障,将周瑜放在铺好鹅绒被的床上,甩下双肩包翻找出一瓶矿泉水和一版药片,掰下两粒来喂给周瑜,又抬起周瑜的后脑让她喝水。


  周瑜昏昏沉沉地任由孙策摆布,孙策拿起一张毛巾跑去打湿冷水,又跑回来给周瑜垫上,一边忙的脚不沾地一边找回重逢的苦涩和纠结,心想曾经谈恋爱的时候周瑜都没这么乖巧过呢。


  她想起两人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她枕在周瑜的大腿上,用手指绕着周瑜及腰长的乌发;还有周瑜靠在她怀里小声念情诗时微红的脸颊;甚至是床上……周瑜柔软的腰身和盈盈带泪的双眸。


  孙策摸了摸周瑜的脸颊,还是烫的可怕。


  她站在床边看了周瑜一会儿,忽然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周瑜啊……


  孙策默念着这个让她觉得又甜蜜又心痛的名字,周瑜此时面颊潮红躺在床上的样子和五年前毫不留恋转身而去的背影在她脑中交替出现,她苦笑着俯下身,凝视着周瑜的脸。


  “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