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八月二十六日.

又有人来看他了。

原本坐在树上翘着腿昏昏欲睡的孙策睁开眼,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细密冰凉的雨丝,他低下头,看见一辆车停在树下不远处,几个姑娘下了车,直直向他的树下走来。

孙策坐直了靠在树干上,嘴角一翘露出个笑来,坏心眼地想着要不要显个灵吓唬小姑娘。

他今日穿的可一点也不像讨逆将军孙策,皮衣外套黑得发亮,脚上蹬着一双有银色铆钉的鞋,头顶还架着个墨镜。若不是旁人看不见他,恐怕他早就被保安当成不良青年赶走了。

唔,若是被这几个小姑娘看见了,她们肯定也不会相信这是孙策吧?

其实也是孙策,但不是讨逆将军孙策,应该是活在2018年的……不良青年孙策。

孙策晃着腿,低头看姑娘们在树下给他放了酒和明信片,他嗅了嗅空气里若有若无的酒香,抚掌大笑:“好酒!”

自然是没人听得见的。

孙策给自己换了身衣服,是他少年时期常穿的那套,周瑜有一件和他相似的衣裳,最近常穿。

孙策抬手一招,明信片和酒都飞到他手上。当然,这些,旁人都是看不见的。

酒是好酒,闻着很香,孙策痛快地喝上一口,满足地眯起眼,他低头,恰好有个姑娘正抬起头,孙策嘴角还翘着,冲小姑娘抛了个wink。

树下的人一愣。

孙策喝了酒,饶有兴趣地去翻那几张明信片,上面的风景可真熟悉,可不是周瑜……那儿吗。

来他的树下放周瑜的明信片,孙策很不服气,“别以为我没去过那儿!我常去公瑾那儿串门的!你们也是来得巧,再过几日我便又去找公瑾,你们可就瞧不见我了。”

树下的几个姑娘自顾自聊着天,孙策一边喝酒一边听着,垂下的衣摆被风扬起来。

“………原本还给策哥订了个游戏机,从四川发货过来,现在还没到,可能是被孔明扣押了…”

孙策眼睛一亮:“游戏机!你们有心了!不过我也是玩过的,上次在公瑾那儿通宵打三国无双,音效开的太大,差点被当成闹鬼……等等,诸葛亮为什么要扣押我的游戏机?”

“………这棵树好高好大!比周围的树高了很多啊,怎么说,不愧是策哥坟头的树!”

孙策朗声大笑,拍了拍身后靠着的树干:“这声策哥叫的好!你策哥的东西,怎么能比别的差?”

“………还被砍了枝干呢…唔…觉得策哥好委屈……怎么仅剩的一棵树还要被砍……”

“不不,我不委屈。”孙策摇头,“比起冷冰冰的坟墓,我反倒喜欢更喜欢这棵树。”

他低下头,看着几个鲜活漂亮的小姑娘神采飞扬谈论他的模样,心里一动,笑起来露出千年前大街小巷的姑娘们最爱看的笑容:“下次……也给我带点吃的,瓶子里的五谷杂粮吃光了,重点是我想吃肉啊。”

说着就伤心,孙策铁骨铮铮肉食党,被人塞了个装满五谷杂粮也只装五谷杂粮的魂瓶,那可真是晴天霹雳!

可惜总是吃不上肉,饿得狠了唯有在周瑜脸上亲一口才能解馋,谁比他更惨?

………莫名其妙被亲的周瑜可能比孙策更惨。

姑娘们准备走啦,孙策对她们挥挥手,空气中还萦绕着淡淡的酒香。

他翻看着手上几张明信片,忽然从树上跳了下来。

等不及了。孙策想,他手上还有半瓶甜甜的桃花酒,他想去见周瑜,让周瑜也尝尝这瓶酒的味道,然后跟周瑜聊天,说说这些可爱的姑娘们。

说不定周瑜那里,也正好备着好酒,只等孙策上门。

这一天的苏州下着温柔的细雨,坐在车上和同伴聊天的姑娘忽然走了神,她看着车窗外的车流与高楼,不知怎的想起了孙策坟头的那棵树。

若是孙策还在,看见有人带了酒去看他,说不定……就正好是翘着腿坐在树上,低着头笑的模样吧。













算是茶话会的repo,有感而发bug很多请无视*

策哥他真的很好啊*

游戏机那个是咕咕老师做出来的事情!*





评论(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