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江东白鹤.

无料的清水内容*
ooc属于我*


“子敬,你该明白的。”周瑜双腿交叠优雅地靠在蒙了一层天鹅绒的沙发上,手指摩挲着实木扶手,神色认真眼底却带着笑意,“贵族嘛,总有一些见不得光的情趣,不适合用在门当户对的丈夫或夫人身上……”

铁链拖动在地上发出的哐哐声响逐渐靠近,周瑜瞥一眼紧闭的门与站在门边的侍者,勾了勾唇,“……所以才会有这儿、以及这种生意存在。”

鲁肃露出无奈的神情,他看着盛装如婚礼主角的好友,倾身屈指敲了敲桌角,“我以为你没有这些癖好。”

“以前的确是没有的。”周瑜微微一笑,理直气壮答道,“但看了刚才的表演,我忽然就有了新的想法。”

在全场欢呼声中仰起脸看向自己的奴隶,褴褛衣衫下一身许多贵族一辈子也养不出的结实肌肉,满身血污看不起面容,一双异色眼瞳却亮的惊人,看过来的视线里冷漠桀骜充满恶意,让周瑜的喉结上下滚动轻声说出了让奴隶主愣在当场的高价。

男人骨子里总有些征服欲,一个王国,一片土地,一个美人,一条恶狼,征服的过程充满了乐趣,足以打发许多无聊的时光。

敲门声响起三次后周瑜示意侍者打开门,这时周瑜已经收起自己的笑容,面上带着贵族的矜持与高傲,舒适靠着沙发的坐姿也变为挺直背脊。

满脸横肉的奴隶主将特地用布条裹了一层的铁链一端交到周瑜手中,又将手铐脚镣与口枷的钥匙放在托盘里递到周瑜眼前。

“怕这条疯狗伤了您。”奴隶主笑容满脸,脸上横肉堆起来将眼睛挤的更小,一旁的鲁肃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可不仅爪子尖,牙也利着呢。”

那就更好了。

周瑜垂下眼,居高临下看着单膝跪在地上、已经属于自己的奴隶,也许是为了不让血腥味熏着尊贵的贵族,这奴隶在来这里之前大概被泼了一盆冷水,冰冷的水珠顺着奴隶凌乱的黑发滴落在深红色的地毯上。

手上脚上的镣铐还在意料之中,但紧紧束缚住奴隶的口枷却让周瑜有些惊讶,金属口枷绕过耳后遮挡住大半张脸,让周瑜觉得更有趣了。

凶狠的、暴戾的恶狼调教起来才能让人感到满足,那身能轻而易举拧断人脖颈的力气用在床榻上,想必能带给自己一些别样的刺激与快乐……

“你叫孙策?”周瑜无视鲁肃的欲言又止,轻抬足尖勾起奴隶的下巴,被这张意外俊美的面容晃了神,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奴隶的异色双瞳,万种思绪在最后一刻都化为温柔如情人低语的一句,“现在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可以叫我……公瑾。”



评论(1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