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断章二.

牵小手*


孙策从小就力气大的惊人,八岁那年已经能帮吴夫人扛大米,小小的男孩子扛着有他一半高的米袋,满头大汗地爬着楼,还挺开心的笑出一对虎牙。让左邻右舍都啧啧称奇。

历史上的项羽力能扛鼎,是楚霸王。孙坚和吴夫人走在后面看小孙策扛着大米哒哒哒上楼,笑着说,这是小霸王。

孙策也的确从小就是霸王似的人物。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在所难免,但力气有限,赤手空拳再怎么打也闹不出大事儿,可孙策就不一样了,他能扛米的力气用来揍人是很可怕的,一拳下去就给别人小孩脸上添了个乌青乌青的黑眼圈。

七八岁正是猫狗嫌的年纪,正为自己异于常人的大力气自豪呢,哪儿能想到控制,即使几天前才被孙坚揍的哇哇大叫,今天有人敢抢小霸王的跷跷板,呵呵。

几分钟后。抢跷跷板的孩子捂着脸泪奔了。

“阿瑜!来玩这个~”沐浴在周围孩子敬畏视线的孙策兴高采烈地对周瑜招手。

周瑜抱着两个人的书包,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他慢吞吞地挪到孙策身边,鼓起软嫩嫩的包子脸,很严肃地对孙策说:“你忘了你之前因为什么被叔叔揍吗?怎么又打架唔……”

孙策很心虚的从裤兜里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周瑜嘴里,一小片糯米纸黏在周瑜唇上,被孙策扯下来就自己吃了,还对周瑜眨眨眼,“阿瑜,这件事天知地知,我们就当作不知道,好不好?”

什么天知地知…你当周围这些小朋友都是空气吗?周瑜含着奶糖,嘴里是甜甜的奶香味。

真好吃啊……

孙策的贿赂成功了,周瑜抱着书包点点头,于是孙策立刻眉开眼笑的把周瑜按在跷跷板上,自己跑去坐在了另一端。

他腿一蹬,把自己送上天,从高处看见周瑜抬着头对他笑,孙策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很快又落到地上,双脚踩在地面,仰着脸露出大大的笑容,“阿瑜看我!”

灿烂的云霞在天边晕开,上帝的画笔描绘出瑰丽而梦幻的色彩,丝丝缕缕的金红色向远方伸出触角,蔓延在高楼大厦之上,织成一张疏散的网。

吴夫人叫他们回家吃饭时,孙策从跷跷板上跳下来,高高举起手臂轻轻一握,指甲上都流转着天边的霞光。而他将手臂往周瑜肩上一搭,金红色的光芒便染在了周瑜脸上。

“今天有炖牛肉!”孙策笑眯眯地捏了捏周瑜泛红的脸颊,“阿瑜炖牛肉~”

“是番茄炖牛肉。”周瑜眯着眼睛纠正他,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把孙策的手拨下去。

孙策瞧着周瑜红扑扑的脸颊,笑得更开心了,“都一样!”

怎么能一样,我和番茄哪点一样了啊……和精力充沛的孙策不一样,周瑜已经玩的累了,他抹掉眼角的泪水,不想再和孙策讨论番茄与周瑜的相似之处。

而孙策握住了他的手,牵着他跨过一级又一级的台阶。再上一层,能看见两扇敞开的大门,然后在番茄炖牛肉的香气里听吴夫人和周妈妈叫他们的名字,换了鞋把书包暂时扔在沙发上,再去婴儿房里捏一捏小孙权粉嫩的脸蛋,就能坐在餐桌上,喝香喷喷热乎乎的汤……

和这些相比起来,吴夫人轻声细语地问着周瑜,阿瑜,阿策今天有没有惹祸呢?

打哭一个小朋友算不算惹祸?——嗯,周瑜吃着孙策给他夹的牛肉,炖的烂熟且汁水丰盈,还有着微微的酸甜,口感棒极了。

他冲着孙策眨了眨眼睛,然后正直地对着吴夫人表示,阿策今天可老实了!什么什么?惹祸?没有没有,阿姨放心~

孙策在饭桌底下偷偷戳了戳周瑜的腰,竖起大拇指。周瑜吞下好吃的牛肉,舔了舔唇,眼神警告:不许碰腰!会痒。

两位妈妈看着两个小朋友自以为隐秘的小动作,齐齐露出笑容。慈母是不会在此时揭穿事实让小朋友们难看的,但是正在下班回家路上的两位爸爸会怎么做……就不一定啦。

可小霸王是不会屈服在孙坚的虎掌下的!

孙策霸王一般的王霸之气和八岁力能扛米的力气在十六七岁中二期时更加明显,分明也没怎么学过武术散打,可真正时刻一打五不在话下,一学期后,两条街的小混混都臣服在了孙策的校服裤下,恭恭敬敬地喊策哥。

“策哥!”扎着马尾年纪还小的凌统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在校门口捏住孙策的衣角,大眼睛里满是闪闪发光的仰慕之情,“策哥,有人来闹事……”

剩下的话被孙策竖在唇边的食指堵了回去,孙策样貌好,眉飞入鬓鼻梁高挺,一双桃花眼里好似含着两轮金灿灿的小太阳,唇角一扬笑的肆意张扬极了,简简单单做个禁言的动作都能让人移不开眼。

站在他旁边的周瑜都快被其他女孩子的眼神戳穿了,他虽然也同样有着好样貌,可耐看型在吸引力方面比不过孙策这种类型。

不过倒也是习惯了。周瑜瞥了一眼孙策,小凌统的意思很明显,等着策哥去给他们找回场子呢。

周瑜低咳一声,也没有先走的意思,等孙策开口。

孙策也知道小凌统想说什么,他甚至立刻就猜出了来闹事的人是谁,大他几岁的那个太史慈……身体里的不安分因子迅速活跃起来,在他的血液里躁动,又迅速冷却。

孙策单肩挎着书包,眼角的余光瞥见周瑜,“太史慈是吧?让他闹,闹得过分了就叫警察。”

叫、叫警察——?

小凌统睁大了眼,错愕的看着孙策。这太不讲义气了吧,大家打打闹闹其实也不会太过分,更多只是为了挥洒青春期用不完的精力争个面子,也为了在沉重的学习压力下发泄发泄,你这次打赢我我下次揍倒你,谁会为了这个去叫警察啊……

孙策也不太好意思,他心虚紧张的时候就喜欢舔自己的虎牙,这会儿又开始了。他摸了摸小凌统的头,接着说:“你也别掺和进去,传了话就快回家吧,你还小呢。”

小凌统急了,“为什么呀!”

策哥你怎么能怂!

孙策舔着自己的小虎牙,移开视线,“太史慈也值得我亲自出手?”他忽然看见周瑜在笑,于是更加用力的舔着虎牙,舌尖都一阵刺痛。

“总之我不去。”孙策飞快地留下一句话,拉着周瑜走了。

小凌统和学校内高中晚自习的铃声都被甩在了身后,天边好似有熊熊火焰在燃烧,烧出一片灿烂辉煌的金红色。

孙策踢着路边的石子,显然情绪低落,都不大笑了。可周瑜还觉得挺有趣,即使一起长大他也鲜少看见孙策这幅神情,像堂哥家犯了错就可怜兮兮耷拉着耳朵尾巴的大金毛,周瑜想,然后忍不住笑。

孙策看了周瑜一眼,虽然他算是因为周瑜才决定不再加入街边打架的行列,可怎么也生不起气。

唉,真算起来其实要怪他。孙策低下头,视线里周瑜修长纤细的手指晃来晃去,可更吸引他注意的是周瑜戴着的护腕,他很清楚护腕之下还涂着冰冷而苦涩的膏药,膏药之下则是也许还隐隐作痛的手腕。

如果不是因为来找打群架的孙策,周瑜就不会被拉着他跑的孙策一不小心误伤扭到手腕,从而耽误了三天后的演出。明明是那么好的机会,周瑜努力练习了那么久……

孙策第一次痛恨起自己可怕的怪力,周瑜的手腕在他手里和豆腐一样脆弱,当时情况太乱,他又太急,一不小心分了神就忘记了身边的人是周瑜……手里的人是周瑜。

周爸爸周妈妈没有怪他,周瑜也没有怪他,甚至就连吴夫人和孙坚都一反常态的没有教训他,也许是因为他们看出来,孙策根本不需要教训,已经后悔莫及了。

对不起这三个字,说多少次都没有用。

即使后来,演出也因为一些原因推到两个月后,可以让周瑜等到养好伤再参加。但孙策并不认为这样自己就可以不内疚。

夜风有些凉了。

小时候孙策一直喜欢牵周瑜的手,牵着上学放学,牵着参加春游秋游,夏天里肌肤相触,冬天里隔着手套笨拙的拉住对方。他力气大,经常不自觉的弄疼周瑜,可周瑜从来没有主动放开他的手。

不过渐渐长大之后,孙策也就没再每天去牵周瑜的手。两个男孩子手拉手上学怪怪的,孙策这才发现,他上一次牵周瑜的手…大概就是那次打架,然后周瑜就被他伤了手腕。

“阿策。”周瑜突然叫住了他,孙策停下脚步,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周瑜已经走到了他的另一边,对他伸出没有受伤的左手。

眼前的手在路旁便利店的灯光下和豆腐一样白皙又脆弱,手指修长好看,修剪整齐的指甲盖上印着粉白的小月牙。

“再给你一次机会。”相比起手,周瑜的脸却有些红,让孙策想起番茄和天边的云霞,可周瑜看上去比番茄更美味,比云霞更好看。

他小心翼翼地握住周瑜的手,将全身的力气都卸了,当真跟捧着一块水嫩嫩的豆腐似的。

“对不起,阿瑜。”孙策不敢捏周瑜的手,只好屈着手指挠了挠他的手心,抬起头时眼里满是郑重,“不会有下次了。”

“……不用这么小心。”周瑜哑然失笑,手心痒痒的,他看了孙策一眼,“你忘了,只用一只手我也可以撂倒你的小弟啊。”

“………”孙策没声了,当时他还好不容易拉着周瑜脱离战圈,还不知道自己扭伤了周瑜的手,紧接着他的小弟跑过来想说什么,结果被又气又疼的周瑜单手放倒在地上,看的他目瞪口呆,“阿瑜,你深藏不露啊。”

孙策慢慢的笑起来,在周瑜眼里,此时他的尾巴已经竖起来开始摇晃了。

“从小就看你打别人,早学会了。”周瑜倒是很放心很用力的捏了捏孙策的手,“好了,不说这些了。快回家吧,妈妈和阿姨该等急了。”

即使是夏天,这时候天也黑下来了。

便利店的灯光被路灯代替,再往前走,路灯昏黄的灯光又淹没在餐厅明亮的光源里。

孙策舔了舔自己的小虎牙,少年人用不完精力似乎找到了新的出口,周瑜原本微凉的手已经被他捂热了。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的,又想起周瑜有些红的脸颊。

阿瑜炖牛肉……幼时的玩笑话浮上心头,孙策胡乱想着,阿瑜要怎么炖比较好吃呢……不对…阿瑜不能吃……就算能吃也要等到伤好了再吃。

………

小霸王在心里搜索着菜谱,他一走神就很难控制自己的力道,比如幼时手牵手逛动物园,沉迷大老虎的孙策可把周瑜捏的够呛。可这回似乎真的改掉了这个坏毛病,周瑜看孙策走神心里还咯噔一声,结果好半天也没觉得手疼。

周瑜惊讶片刻,忽然又笑了。

他怎么忘了,孙策虽然有控制不住力道的坏毛病,可也有言出必行的好习惯啊。

他默念着孙策的名字,有什么东西,像是埋在泥土里吸饱了养分的种子,将要破土而出。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已经到了楼下,踏上阶梯时他们默契而无言的放开了彼此的手。

种子还需要阳光,它已贮存了足够的养分与水分,只等待着更好的时节,例如下一个骄阳似火的夏日。

已经不算太远了。

评论(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