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说好的小甜饼.

仅有空调运作声回荡在安静的客厅。

孙权咬着笔头心想,他写两道计算题的时间看了陆逊无数次,好像对方脸上有答案似的。

陆逊坐在桌子的另一边,正认真的写着字帖。午后的阳光透过阳台玻璃门洒在他的发顶,台灯细长的支架和笔筒里冒头的笔在他头顶打了两道一粗一细的影子,孙权偷偷摸摸瞥一眼,觉得这像是一对鹿角。

陆逊和鹿,嘿,还挺配的。

这么想着便忍不住勾起唇角,发出噗嗤一声,却因为咬着笔头一时没控制住音量,古怪的笑声突兀响起,陆逊便抬起头,看了孙权一眼。

孙权有些尴尬,可对上陆逊的眼睛,心里想的却是这双眼果真如野生动物园里见着的小鹿一样,黑白分明,清的透亮。

陆逊看了孙权两秒钟,便又低下头写自己的字帖。

心里有些纳闷,这人怎么笑的跟傻子似的?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