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周老师,一会儿有人来接你吗?”

下班恰好遇上大雨,夏季的雨大多来的叫人毫无防备,周瑜连着带了两天伞都没遇上,难免松懈,谁知这一松懈,大雨就来了。

昨天把伞顺手放在了车子里,今天孙权又把车开走了,也不知道孙策还能不能在家里找到伞。

但既然孙策说了来接他,周瑜自然就拒绝了同事送他回家的好意。

“嗯。我先生会来。”周瑜笑着说。



而此时,周先生的孙先生正面对着自家玄关鞋柜上的两把伞,陷入深深的沉思。

孙策早就忘记自己的伞被扔在哪儿了,只记得吴夫人的伞和孙尚香的伞在家里。他找到这两把伞,一时间不知该拿那一把去接周瑜。

吴夫人的伞,尊贵基佬紫色印大朵金花还有蕾丝边。

孙尚香的伞,少女心粉嫩嫩还有两个立起来的猫耳。

不知道周瑜会喜欢哪一把。

………

孙策回忆起周瑜的透明大伞,觉得周瑜两把都不会喜欢。

但是孙策能怎么办,孙策也很绝望。

孙策最终选择了………粉嫩嫩猫猫耳朵伞。

倒不是说他觉得这把更容易让人接受,而是这把伞孙尚香特地买了大号的,为了和步练师一起打伞。相比起来,吴夫人那把买菜用的伞,可能遮不住两个人。




“周老师………那是…你先生吗…?”

整理教案的同事指了个方向,声音里充满不确定。

周瑜抬起头看过去。

………

粉红色的猫耳朵正在逐渐向他靠近。

周瑜:“…………是。”

孙策走近了,朝周瑜挥手,笑的非常灿烂。

“我来接你了。”孙策笑眯眯的,“公瑾还记得这把伞吗?你选的,真好看。”

周瑜:“……………”

孙策没说谎,这把伞的确是周瑜选的,孙尚香在鹅黄浅蓝粉红中纠结时,是周瑜替选择恐惧症的小姑娘拿了主意。

“走,我们回家。”孙策笑的可开心了,他还对周瑜的同事说再见。

同事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感叹道:“没想到周老师的内心这么少女……”




周瑜的内心毫无波动。

孙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但他依旧胆大包天的去搂周瑜的腰,心想: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坑到周瑜,值了。


评论(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