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可以的话叫我苏醒就好啦!

低配版一见钟情.下

完结*
我填坑了*
神展开请注意*


16.
以天下为棋盘,众生为棋子,孙策,便是三千年前那位讨逆将军,登基之日成就战神位。
周瑜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词能形容自己复杂的心情。
小粉丝终于见到偶像的激动?好像没有。
被朋友瞒了很久(半天)的愤怒?这个…不敢有。
那么就是………被登徒子轻薄的恼怒了?
周瑜默默挣脱开孙策不知何时握过来的手。
孙策自然的收回手,没有丝毫尴尬。
想起之前孙策居然能面带微笑的跟自己夸讨逆将军帅,周瑜突然有点手痒,想揍他,但周瑜忍住了。
孙策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被揍的边缘试探了一波,他一挥手,洞顶的星子便黯淡下来,只剩下洞外淌进来的月光。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有小老虎被孙策的手臂横在一侧,正在努力试图翻过这条讨厌的手臂,回到美人身边。
“公瑾。”孙策突然开口,让昏昏欲睡的周瑜一个激灵,“我做的饼好吃吗?”
……槽点太多周瑜有点不想说话。
“……好吃。”
……神居然还会做饼。
孙策当时说是去找晚饭,并没有离开很久,所以……他是怎么做饼的?
这个问题让周瑜思考到半夜。

17.
“多谢神……伯符昨晚的照顾。”周瑜有心想和孙策拉开距离,今早起来便拿起自己的东西告辞,“我离家游历,旅程还未结束,所以……告辞。”
会上山完全是被山下村民坑的,路过此地的周瑜听说山上有妖孽,才上来看看,但现在已经知道山上不是妖孽而是战神,他也就没必要再留在这里耗时间了。
至于孙策问的成神?想也知道是战神大人在开玩笑啊。
周瑜摸了摸小老虎的脑袋,小老虎抱着他的裤腿嗷嗷叫。
孙策觉得挺可惜,“真要走?”
周瑜点头。
“那行吧。”孙策颇为不舍,他难得遇见一个合心意的,可惜人家却对他不来电,“我送你。”
果然如此。
周瑜暗想,战神大人寂寞久了,遇见一个长得不错的便想送个机缘出去,就像他在路边捡到一只挺乖的小猫,手里正好有吃的,便喂两口逗两下,面上能笑的柔软又温暖,其实心里连涟漪都不起半分。
喂完了,逗完了,转身就走。
若是这只挺乖的小猫戒备陌生人,他也不会在意,在原地放些食物,照样转身就走。
一见钟情看的是皮囊,而成了神长生不老,好看的皮囊能保存下来天天看,孙策自然就高兴了。
而皮囊本人不愿意被保存下来,孙策觉得可惜,但说到底还是无所谓。好看的凡人千千万,孙策还怕没得看的?
能够见识一番战神风姿,这次被坑……也值得了。
周瑜在下山的路上安慰着自己。
他离家游历,还要去更多地方除掉恶妖,还百姓安宁。
再多的复杂心绪,在淌过清澈小溪,听过莺莺鸟语,见过辽阔草原后,也就慢慢的释然了。

18.
周瑜一点也不在意被坑的穿女装遇见战神的往事。
对,往事,毕竟已经过去三年了。
这天他来到一个叫做赤壁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一踏上这片土地,他就想放火。
赤壁算是一个中型的小镇,小镇旁旁有一片赤红色的河滩,小镇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前几日,周瑜来到小镇住店,与店老板交谈间,了解到最近的赤壁不太平静。他们祖祖辈辈都熟悉的那片赤红色河滩,突然起了奇怪的变化,谁也说不清是从哪天开始的,河滩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深,等人们注意到时,赤红色的河滩已经变的血红,仿佛地底下有血渗出来似的。
一开始,有胆子大的拿树枝戳戳那片血红,谁知树枝一碰到,便迅速腐烂发臭,可把人吓坏了。镇民们怕有妖邪作祟,便自发拦了去河滩的路,谁知还是有不信邪的半大孩子半夜偷偷摸了过去,第二天被发现时……骨头都烂了。
更让人害怕的是,那片血红色,在慢慢的扩大,向四周蔓延。
周瑜了然,这必定是有妖孽不安生了。
所以,他决定去查看一番。

19.
周瑜来到了这片血红的河滩。
一眼望去,这片红简直辣眼睛,比当年讨逆将军浑身散发金光飞升更辣眼睛。
周瑜环顾四周,正打算拿根树枝试探一下,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妖风,他当即抽出绯瑞云向后一扫,然后猛地转过身。
在他身后,有一只妖……虎站立在那片血红当中。
这只妖虎及其丑陋,它没有血肉脏器,只是一张虎皮蒙在一副虎骨上,用血液做的填充,但由于血液不足(也许是杀的人还不够多),妖虎只填满了一张脸,而它身上的虎皮甚是模糊肮脏,一张虎脸却栩栩如生。
……硕大的虎头,干瘪的身体,这让它看上去像个渡劫失败的大头娃娃。
周瑜沉默地看着它,想起孙策养的那只小老虎,觉得眼前这个……简直是给老虎界丢脸。
……boss难道不该矜持的等主角查看一番,等一夜,再杀死几个人,最终才闪亮登场吗?
这一只怎么回事,这么不矜持,会被boss组开除的吧?
“我忍你很久了!”妖虎低吼道。
……很久?
周瑜警觉,难道他不是主角,而是主角探察过程中被杀掉的炮灰?!
妖虎桀桀阴笑,踏着四只撑破了虎皮的骨爪在一片血红中走来走去,它的虎尾似乎没有其他部位灵活,僵直的像一条死蛇,被拖在地上,“你身上有他的味道!三千年前……可恶的…孙……”
周瑜瞬间反应过来对方是指孙策。
但是弱小的凡人和不入流的妖邪怎么能直呼神明的名字?就连周瑜也没有说出过“策”字,更何况这只妖虎?
因此妖虎只是长大了嘴,无论如何也喊不出那个字。它怒不可遏,全身的骨头都气的发抖,让周瑜很担心它下一刻就会自己散架,它猛地咆哮出声,“孙大虎!!!”
周瑜:“……………噗…”
孙策:“???你给我住口!!!”
周瑜:“噗嗤………咦?”
声音是从他身边传来的,周瑜侧目,只见他身旁忽然出现了一道虚影,虚影半身模糊,唯有一张脸特别高清,离近了看简直帅的一塌糊涂。
……这个神啊。
周瑜心里一松,又无奈又好笑。
在妖虎说出‘三千年’后,他心里咯噔一声,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拿到炮灰剧本了。这妖虎看着就邪异,满身煞气,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按理说这种伤天害理的妖邪早该被天罚消灭,但它竟然硬是撑着活了三千年。
这种妖邪已不是周瑜能对付的了,他原本都准备看准机会做个记号就跑,去通知镇民们尽快离开,然后再留下来拼尽全力阻拦妖虎,为镇民们多争取些时间。
但孙策……也许是三年前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什么的?总之孙策可是战神,有孙策在这里,周瑜想,自己大概不用怕了。
……可他还是太天真了。

20.
“你出现了,孙……”妖虎顿了顿,它的笑声难听到了一种地步,堪称鬼哭狼嚎,“你成神了,真了不起啊……而我却是这副模样……”
它逐渐靠近周瑜,地上的血水被它吸向自己,干瘪的身躯迅速膨胀,“是你把我变成了这副模样!如果不是给你一枪刺下马,我也不会重伤逃进深山,更不会被老虎活活吃掉!”
孙策:“呵,被我刺下马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谁啊你。”
周瑜:“……这还真是强行让……战神大人背锅。”
他们夫唱妇随的默契把妖虎气炸了,它怒吼:“我杀了你!!!”
“快走。”孙策的声音在周瑜心底响起。
周瑜一顿,面上不限分毫,却悄悄握紧了手中的绯瑞云。
“这道虚影没什么神力,我帮你拦住他,你就走。”
刚从心底升起的暖流迅速冷却,周瑜没有沉默太久,轻微的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孙策能不能听见,但他还是在心底说,“它的仇人是你,你的出现已经激怒它,现在去通知镇民们快逃恐怕来不及。你……你能来吗?我去引开它,然后等你来。”
孙策一怔。
而周瑜深吸一口气,还好他来之前找店老板了解过这里的地势,不远处有一片树林,没有人会去那里,他便有意往那个方向挪了挪。
这个轻微的动作显然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妖虎猛地扑向周瑜,而周瑜看准时机长棍一扫,击中妖虎的前爪,吸引了仇恨,然后转身就跑。
妖虎的前身是三千年前一位败给孙策的将领,活活成为老虎的口粮,怨气冲天的他被老虎吞下了最后一口肉,神智便附在老虎身上。待到老虎死去一段时间后,他的怨魂占据了老虎腐烂的尸身,慢慢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他一开始还能保持些许清醒,想要去找孙策报仇,但随着他杀的人越来越多,他的神智也变得浑浑噩噩,唯一能记住的就只剩下杀戮。
今天感受到孙策的气息,倒是很不容易又清醒了一会儿,可惜他强撑着说了几句台词,又被孙策和周瑜气的不行,再次恢复到浑浑噩噩只想杀人的状态。
周瑜判断的没错,若是他此时往镇上跑,来不及通知镇民逃跑,镇民就会被跟着他的暴怒妖虎全部杀掉。
但现在妖虎被引起了别的地方,镇民倒是安全了,周瑜却危在旦夕。
如果孙策不及时赶到……
周瑜险而又险的避开妖虎锋利的爪子,在树林中与妖虎周旋。他出身除妖世家,平日里素来很在乎自己的仪容仪表,这会儿却是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背上一道巨大的伤口还在流着血,脸颊手臂上也有许多擦伤。
绯瑞云正面承受了妖虎的一击,早已断成两截,周瑜手里现在握着半截,他看着妖虎即使吸了血也始终僵硬如死蛇的尾巴,心里极为冷静。
除妖世家之所以能从一众除妖师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个世家,必然是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某些极为霸道的除妖手段。例如周家,便祖传一种燃烧神魂的除妖秘术。
这秘诀一旦用出来,哪怕这妖虎活了三千年,妖邪的可怕,周瑜也有把握和它同归于尽。
这也算是他的底牌了。
周瑜还是高估了自己,距离他结束和孙策的对话分明并没有过去多久,但他已经支撑不住了。
继续撑下去的话,说不定他连翻底牌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孙策……
不能总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孙策自始至终也没有答应过他什么。
周瑜下了决心,便几步向着妖虎奔过去,妖虎怒吼着抬起前爪,而周瑜却好似根本没注意到那闪着寒光的利爪,强忍住左肩在虎爪下粉碎的痛苦,落地侧身一滚在妖虎僵直的尾边停下,咬破舌尖将自己的血洒在了妖虎的尾尖。
耳边响起震耳欲聋的虎吼,眼前火光冲天……
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秒,周瑜心想自己总算成功在赤壁放了一把火,舒服了,痛快。
………
………
………
………
………
周瑜没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
他睁开眼,有些茫然。眼前的景象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大片烧的焦黑的痕迹映入眼帘。
……妖虎….秘术……孙策…
他试探着动了动,身体没有任何不适。脸上的擦伤不疼,背后的爪痕不疼,粉碎的左肩也不疼。
……所以说他果然还是死了吗?死了就感觉不到疼痛也说得过去吧……
“嗷嗷!”奶声奶气的虎吼让周瑜回过神,这声音他熟悉,三年前孙策养的那只……周瑜低下头,一只眼熟的小老虎正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周瑜有些惊喜,这只小老虎正好给他洗眼睛,那妖虎是真的丑爆了。他摸了摸小老虎的脑袋,“你怎么在这儿?”
“当然是因为我来了。”身后传来一个周瑜也很熟悉的声音,周瑜想回头时,才发现他在孙策怀里。
那么他能活下来,多半也就是因为孙策……
“多谢你。”周瑜想起身,没能成功,被孙策摁回去了,“……战神大人?”
“叫伯符。”周瑜看不见,孙策此时的表情不算好,总是笑着的神明抿起了唇,将周瑜圈在自己怀里不肯放,“你不信我。”
周瑜:“………我…”
他的确不信孙策,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孙策的语气却让他莫名感到一阵心虚……
“不怪你。”孙策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副虎骨,眼里的冷酷一闪而逝,“是我变了。”
曾经讨逆将军征战天下,是为了继承父志,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也是为了拯救当时处于水深火热的百姓。但成神三千年,现在的孙策却已经不把百姓的命放在眼里了。
三千年前他面对干旱急的焦头烂额,但最终还是挥手示意开仓放粮;三千年后同样遇见干旱,他已经能呼风唤雨轻而易举救下三千年前救不了的人,可他没有。
若不是被上山拜神的人们吵得受不了,说不定孙策依旧懒得理会那些在干旱中苦苦挣扎的百姓。
那时他居然还没察觉到问题。
直到周瑜说,要去引开妖虎,否则镇民们就危险了。孙策这时候才发现,他一开始是不打算救那些镇民的。他可以拦住妖虎让周瑜离开,在妖虎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再慢悠悠下山去寻妖虎的麻烦,就当饭后散步了。
至于镇民们?
哈,那和高高在上的神明有什么关系?
……那些茶余饭后兴高采烈谈论讨逆英姿的青年;那些仰慕讨逆风采的少女;那些拿着木棍比划说也要成为大将军的孩子……
周瑜没说话,他听见孙策在他身后说:“是我错了。”
小老虎察觉到气氛的凝重,又奶声奶气的嗷嗷叫了两声。
周瑜挠了挠小老虎的下巴,他不打算安慰孙策,但此时气氛的确太僵,便只好转移话题,“……它怎么没长大?”
三年过去怎么还是一只小奶虎,孙策没给小家伙吃肉吗?
孙策自然知道周瑜的意图,便顺着他说,“因为它不是普通的老虎。”
他总算放开了周瑜,起身站好,又伸出手去拉周瑜,“它以前咬过我,喝了我的血。”
周瑜握住孙策的手站起,顺便把小老虎也捞起来,心想这只小虎崽真是胆大包天,除了它恐怕就没人敢和孙策的血了吧?
“喝了神血能延年益寿,还会让它的外貌固定在喝下血的那一刻。”孙策很会自我调节,犯下的错误已经无力更改,只能以后从新做神,“还有……你也是。”
周瑜:胆子真大啊小家伙…………嗯???什么叫我也是??
“咳。”孙策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我赶过来的时候发现你……总之当时情况紧急,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你喝我的血,所以……”
孙策勾起唇,对周瑜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恭喜你公瑾,你现在至少能活三百年!”
周瑜:“………”
周瑜露出了生无可恋的神情。
“你还要继续除妖吗?”孙策笑完了,“我跟着你。”
去重新看看这个人间,也看看我能为百姓做些什么。
周瑜在孙策认真的眼神里低下头,摸着小老虎的脑袋,微微一笑。
“好啊。”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