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易安夜 您的设定!
暴露出我是足控的事实(。



花神的双足踩过芬芳的百合花从长袍中探出,赤裸踩进河边的湿泥,一尾红鲤摆着散开丝绸般的尾巴游来,亲吻他樱花覆盖的洁白足尖。

总是飘在空中的花神真正踩在了地上,孙策才发现周瑜比自己还要高一些,但他伏在自己肩头时却几乎没有重量,只有一阵一阵清雅的花香萦绕在身边。

周瑜似乎不常行走,迈步的动作都显得的青涩,如新生的幼鹿,摇摇晃晃看得孙策心惊。周瑜提起自己的长袍,踩入水中,溪水没过他的脚背,他垂下眼看着自己脚边嬉戏的红鲤,抬手撒下几朵雪白的樱花。

更多鱼儿被花朵吸引而来,而周瑜转了个身,长袍掀起一个弯弧,他对孙策伸出手,眼里一汪春水漾起柔柔涟漪。

孙策握住周瑜的手,只觉得像是握着一捧昙花,冰凉细腻却又柔软。他来不及使力,周瑜已经纵身一跃,孙策一惊,清雅的花香再次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张开双臂,正好搂住周瑜柔软如春花的腰身。

……好轻。

旅行者心想,他还穿着粗糙的麻布衣服,腰间缠着麻绳与水囊,脚上蹬着厚重牛皮长靴。这一切似乎都粗糙的过分,能轻而易举磨破娇嫩细腻的花朵。

“为什么要穿鞋呢?”

花神在意的东西却和旅行者不同。

孙策松开手,周瑜便又飘在了空中,他在空中灵巧地转了一圈,最后坐在了溪水边的大石头上。孙策的背包也正是放在石头旁。

他的视线停在孙策脚上,磨损过度的牛皮显出深而脏污的颜色。

孙策也低下头看了自己的鞋子一眼,有些窘迫地摸了摸鼻子,“……因为,我是旅行者啊。我要去很多地方,而大多数的路都很难走,不穿鞋保护脚的话,脚会废掉的。”

他又去看周瑜的脚,那双洁白如百合花的双足上还沾着一点湿泥,足弓弯如新月,如贵族收藏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也是为了让脚不被弄脏。”话一出口,孙策才回过神,收回了放在周瑜双足上的视线,“如果你穿着鞋的话,脚就不会被泥土弄脏了。”

弄脏?

周瑜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其实泥土对于花朵来说可不是什么脏东西。

但他只是问孙策:“所以要洗干净吗?”

孙策一点头,周瑜便又要往小溪跳,看着他用双臂撑起身子的动作,孙策猛然回想起方才周瑜在溪水里摇摇晃晃的模样,脱口而出:“你别下来——我帮你洗。”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