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是.

策瑜不拆逆,洁癖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农药已退坑

封面是鸭鸭老师的超可爱啃小脸策瑜!

是架空性转.

孙夫人和周夫人少时便是闺中密友,嫁了人后,孙夫人随孙坚远赴边关,周夫人则随夫君留在了京中。

此次太后寿诞,孙坚回京封爵,她们难得一见,坐在一起便聊了起来,孙夫人说些边关见闻,周夫人说些京中趣事,话匣子打开便不想关上,苦了她们带在身边的两个女儿。

孙策从小跟着孙坚舞刀弄枪,是亲自上阵杀过敌的,她今年十五,个子比一些同龄男子还高,五官深邃,眸子随了母亲祖上微微泛绿,肌肤不似京中女儿雪白柔嫩,小麦色的手臂横在桌上,屈指敲着桌面,一副不大好惹的模样,都没姑娘家敢来找她说几句话。

周瑜坐在孙策身旁。她比孙策小两岁,矮了孙策不少,还梳着略显稚气的包包头,乌木似的黑发,却衬得小脸没几分血色,过于苍白了。这是周瑜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身子骨弱,没法根治,只得时不时拿药稳着,身上时刻萦绕着淡淡的药香,其他娇生惯养的小姐们如何受得了呢?

周瑜喝惯了药,也吃不得味道太重的东西,难得在这样的宴席上周夫人没空盯着她,于是小姑娘歪了歪脑袋,悄悄伸手摸向桌上的白玉杯,里面盛着香甜的果酒,她都闻到了。

周夫人果然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周瑜把杯子挪过来些,撅起花瓣似的淡粉色唇在杯口轻轻抿了抿,甜甜的果香味让她眯起眼偷笑,眼睛亮晶晶的。

孙策将周瑜这一番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她倒是听母亲提过这个妹妹身子不大好,却不知道究竟又多不好,只迟疑地想着喝一点果酒大概没关系,看着周瑜亮晶晶的眼睛,到底还是没能出手阻止。

好在周瑜也知道自己身子的毛病,只克制的抿了一口,就将酒杯放了回去。

没想到这酒后劲还挺大,周瑜第一次喝,不一会儿,雪白小脸便变得红扑扑的,眨着长长的眼睫刷下几滴泪珠,她抿着自己花瓣似的唇,面上露出几分迷茫的神色,只觉得自己眼前的景象都旋转起来,整个人晕乎乎的……

周瑜挣扎着与醉意抵抗了片刻,便身子一歪,倒在孙策怀里,还伸出手去抓孙策的衣袖,像只撒娇的小猫使劲儿往孙策怀里拱,软乎乎地小声喊着,“姐姐……”

周瑜这一歪,把孙策给吓一跳。她这双手可是挥着刀斩断过敌军首级的,指腹上都是粗糙的茧子,哪里碰过这么软乎白嫩的小姑娘呢?

聊天的两位夫人也被惊动了,但只瞧见周瑜往孙策怀里拱,还以为是她们在亲近呢,于是也没起疑心,周夫人笑着道:“公瑾喜欢伯符呢,伯符,若是闷了,你带公瑾出去透透气,到处逛逛也行的。”

这小家伙醉成这样,还逛逛?

孙策对着两位母亲点点头,转过脸便翻了个白眼。周瑜还在锲而不舍地蹭着孙策,抓着孙策胸前的衣服仰起脸抿着嘴笑,“姐姐……你摸摸阿瑜好不好?”

她可怜地眨着大眼睛,红扑扑的小脸还带着点婴儿肥,抓着孙策的手往自己脑袋上放,“阿瑜随娘亲出来之前沐浴过,头发香香的呢。”

孙策低下头,的确嗅到了香气,但药香将其他香味都遮掩了,而药香是着实算不上好闻的。但她能说出来么?要是说出来,小姑娘一准儿哭给她看。

孙策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周瑜的脑袋,再瞧瞧那张漂亮的小脸,忍不住想伸手去捏捏,但自己手指上的茧子实在是糙,她到底忍住了,手停在半空。

“阿瑜?”她低声唤着周瑜的名字,试图让小姑娘清醒过来,“头晕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晕,也没有不舒服……”周瑜乖乖回答了,盯着孙策停在半空的手,自法凑过去用白嫩嫩的小脸蹭了蹭孙策的手,“唔…痒痒的。”

“………”孙策微张着嘴,完了,这小姑娘是真醉了,被她手上茧子磨着都不觉得疼。

周瑜在孙策怀里闹了一会儿,终于被困意和醉意联手打败,最后窝在孙策怀里闭上了眼,含糊地说阿策姐姐晚安,便睡了过去。

苦了孙策,抱着软绵绵娇滴滴的小姑娘,动都不敢动一下,她脸上还残留着一个小牙印,是被周瑜当甜糕啃的。

她哪里长得像甜糕了?!甜糕不都是白色的吗?!甜糕不都是软的吗?!甜糕……顾名思义不该是甜的吗?!我的脸很甜吗??

但抱怨再多也都埋在了心底,孙策只叹一口气,又无奈又好笑地看着周瑜颤动的眼睫,心想真是败给你了。

此时的孙策还不知道,她拿周瑜没办法的日子还多了去了;此时睡着的周瑜也不知道,日后端庄优雅的周大小姐,就在今天,留下了人生中最大的黑历史。









评论(6)

热度(124)